不想忘記的聲音
歌手:雷光夏(Summer Lei)
2015-08-21 | 國語音樂
專輯售價:228元(12首)
歌手專輯排行
2
3
4
延伸聆聽
專輯資訊
當人類先祖懂得以符號記事後,這蒙昧世界終於能被描述:那神祕莫測、令人感到怖懼或壯麗的大自然,開始有了形形色色的標記用以所指-無形之物被歸納、分類、馴服,人類文明從此開展。
我緊盯著時間裡周圍人流動的生命波紋、記述所見事物,一點一滴、摹仿手中只有石鑿的人類祖先,在微弱火光之中以簡單的符號記下、試圖解釋那個親眼所見、複雜的大千世界。
-雷光夏


雷光夏是華語流行音樂裡,非常特別的存在。
從1995年的第一張專輯「我是雷光夏」到電影《第36個故事》原聲音樂大碟「她的改變」,雷光夏在文字、作曲、演唱、配樂裡展現了獨一無二的詩意與畫面感,她的音樂很難歸類,歌曲裡也沒有太多對愛情的歌詠,甚至不假掩飾她對生命本質的脆弱與懷疑;儘管如此,她音樂中獨特的理性與溫暖,卻是許多人心靈上的神廟。
當年的文藝風尚未被音樂市場所注目時,雷光夏清新淡雅的詞曲創作,配合上細膩編曲及製作,獲得不少消費者及音樂製作人所推崇,甚至接下來的金曲獎、金馬獎等重要的相關音樂的獎項,雷光夏的作品都獲得很好的評價。
雷光夏以她獨特的視角,紀錄這個由想像、經歷、夢、記憶、與無意識的歷史所構成的大千世界。蕭雅全導演說:「光夏不在空中看風看雲,她鳥瞰地。因為鳥瞰,她看到的人事有高度,她看到的萬象有韻味。」她用歌與音樂,透過她輕柔的話語,試圖描繪、記述她所見所感的世事萬象,轉化成音樂作品。

距離上一張個人專輯「黑暗之光」已時隔9年,雷光夏用她一貫的詩意筆觸與音樂感性,創作出第7號作品「不想忘記的聲音」。而這次伴隨著專輯,雷光夏將過去累積的小型Live演出經驗,第一次擴大於TICC舉辦演唱會《消失的奏鳴曲》,她將用更完整的篇幅、更豐富的互動視覺,演唱全新專輯及歷年經典作品,帶領聽眾們走進專屬於雷光夏的感性世界,從不滅的記憶中重現消失的奏鳴曲。

時間與空間「遷移」的印記 包圍起來的夢
彙整出「不想忘記的聲音」

雷光夏說:「每首歌都是一個包圍起來的夢。信息取自真實與記憶中,那些不想忘記的聲音。」
「不想忘記的聲音」其實是從一個「遷移」想法開始記錄起。大多數的人,腦中想到「遷移」是一個地點的移動,但在雷光夏的音樂裡,是許多「遷移」過程的彙整,來自一段旅行、一段家族的回憶、一段聲音的回溯、一個影像的感官、生命某個階段的改變……等。
這個改變,有時並非來自於計劃性,突如其來的變化,腦中會同時存在過去及未來2種不同的節拍,讓人們想留下什麼?又或者會期待什麼?這種交替的反差,產生出「當下」的印記,這個印記就變成文字與旋律,呈現在雷光夏音樂作品之中。有趣的是,這些印記成為音樂作品之後,就沒有了時間差,在不同的時空中,都能有不同的心神領略,隨著外在情節的流動,聽音樂的樂迷們,似乎也可以隨著領略「遷移」的情境。
這張專輯的遷移旅程跨越一大段時間與空間,製作時間距離上一張跨越了9年的時程,心靈上的時間段卻可以回溯到雷光夏外祖父的時代,在「明朗俱樂部」這首歌中雷光夏寫出她未曾謀面的外祖父的故事。空間的遷移則包括了短期的旅遊與居住地的改變,雷光夏前往非洲及歐洲的西班牙、匈牙利、奧地利維也納等地旅遊,在地球上不同的地方觸發她的創作靈感;在製作這張專輯的過程中,雷光夏搬離了她住了30年的老家屋,住家遷移的感觸讓她紀錄了「有小狗的房子」音景、及創作「Thank You」這首作品。此外還有在閱讀宇宙全像理論新聞之後,觸發對於存在的思考、意念投射想像的「藍圖」。雷光夏以音樂與文字拓下時空的印記,成為一個個被包圍的夢。

跨越世界與優秀音樂人合作
身體孤獨 心靈卻豐盛的音樂旅程

這次「不想忘記的聲音」專輯,雷光夏與世界上許多優秀的音樂人合作,專輯錄音請到 《13個雪莉》獲奧地利電影節「最佳聲音設計獎」的好友Christoph Amann擔任錄音師,透過他也與幾位奧地利頂尖音樂人合作,包括爵士、前衛音樂家小號手Franz Hautzinger,國立維也納音樂大學、布魯克納大學小提琴教授Andi Schreiber,維也納廣播交響樂團(RSO)第一小提琴手Marianna Oczkowska。在台灣則與長期合作的好友,金曲獎最佳編曲、大提琴手陳主惠,以及資深製作人黃中岳一起編曲。
有這麼多頂尖的音樂人好友一起合作這張專輯,但其實製作的過程中有大部份時間是雷光夏一個人待在電腦前,把很多的重量放在自己單獨的肩上。有幾首歌透過網路和各地的樂手、奧地利的錄音師朋友工作,其他的時間雷光夏一個人對著電腦,回復到很久以前她剛開始接觸電子合成樂器作音樂的狀態。
雷光夏說:「有幾個時刻幾乎要哭泣撐不下去,但我明白自己的心智始終很確定:這是一件必須自己單人完成的事,就像是爬一座艱難的山,沒有人可以代替我走,也唯有如此,才會知道自己的肌肉是否仍有力量支撐大氣壓力與重力。」

導演/影后/文學家/製作人/創作歌手/攝影師/樂評人/平面設計/DJ等
共同推薦
跨界藝文同好 期待雷光夏九年之作

雷光夏除了是創作歌手的身份外,還是電影配樂製作人、電台DJ等多重角色。這次他要出版新專輯的消息公佈後,許多支持他的好朋友們都紛紛要為他加油打氣,例如台灣之光候孝賢導演、林強等都來為雷光夏送上祝福。他特別謝謝這些給他能量的朋友們:侯孝賢導演、錢翔導演、蕭雅全導演、劉若英、桂綸鎂、林強、製作人鍾成虎、製作人陳建騏、作家駱以軍、作家梁岱琦、五月天瑪莎、1976阿凱、魏如萱、樂評人馬世芳、樂評人馬欣、樂評人葉雲平、樂評人小樹、DJ福怡、DJ Elsa、POP電台音樂總監Danny、攝影師余靜萍、設計師聶永真、風和日麗唱行查爾斯…。以上各方的卓越人物們,透過文字的傳遞,希望讓更多人認識雷光夏。



雷光夏 「不想忘記的聲音」 創作筆記


1. 不想忘記的聲音 (Sounds Not to Forget)
時間流動了,但有一些聲音連結著回憶,一直在心裡,不因為時間綿延漫長而改變。這首歌體現一種純淨、簡單、自然的狀態,越簡單的,往往越讓人記憶深刻,不會隨著物換星移而變化。作為專輯開場也是同名歌曲,想要找到那樣的質地。

2. 在世界的每個早晨 (Every Morning of the World)
這首歌是雷光夏在西班牙塞維亞旅行時寫的。當時是禮拜天的早晨,雷光夏看見許多人穿戴整齊要去教堂禮拜,感覺莊嚴肅穆,但同時也有另一些穿著舒服隨意的人,並沒有往教堂的方向,而是在自己的生活裡穿梭。這樣反差的畫面,觸發出這首音樂作品。

3. 遠方的鼓聲 (Distant Drums)
記憶就像遠方傳來的歡樂鼓聲,你希望它永不停歇。演奏總有停止的時候,記憶卻可以反覆回味。「遠方的鼓聲」,是「過程」的心神領略、是「記憶」跟「自我」的對話。就像是翻閱過去的日記本,用一種觀眾的角度重新檢視過程的片段。
物質生活可以快速分析出任何酸甜苦辣鹹喜怒哀樂愁的結構,相對的,組識記憶的過程,卻是慢速、粗糙、有選擇性的,跟現實生活形成強烈的對比。在一快一慢的驗證中,這首「遠方的鼓聲」做了最好的調味,喚醒生活的原味、生命的原味。

4. 遠方有雨 (Love at First Sight)
去非洲旅行時,在高速公路上睡睡醒醒,雷光夏在模糊間看到一個似夢似真的影像:前方的下起大雨和風,她迎向風雨而去。醒來之後,便留下了這首旋律。之後這個主題也發展成紀錄片「三生三世聶華苓」的配樂。

5. 公路電影 (Road Movie)
專輯裡最早完成的一首歌。
當時雷光夏隱約感受到珍惜的人與物,必須暫時的離散,即將出發去面對未知狀態。她說:「我希望,如果真有答案,請給我勇氣去面對將發生的一切。」
事後再回頭看,「曾經放手 如今明白原因」。

6. 那些時代的風景 (Scene)
對於生活的這片土地的回憶,構成了時代的風景。

7. 藍圖 (Blue Print )
雷光夏讀到一篇科學報導,說科學家透過計算,推論出我們存在的宇宙,事實上是另個較平板、低維度的宇宙的全像投影。她說:「如此真實的每一天,竟然只是另一個事物信息的投影組合,難以想像!我彷彿回到了人類文明初開,恐懼又興奮-這些年來,在此一維度現實的刨刮之中,總得面向並凝視著那不確定的彼方,看見那些更複雜但美妙的景象,然後將它紀錄下來。」


8. 明朗俱樂部 (White Terror)
這首歌是關於雷光夏未曾謀面的外祖父。她說:
「我沒見過親外祖父,主要是當他因白色恐怖被槍決時,早已與外祖母分開另娶他人(是二戰替日南洋從軍時帶回來的海南島女人),他的女兒—我的母親成了遺腹子,自然也從未見過親生父親。
寫「明朗俱樂部」這首歌時,並不是因為他,而是那天去參加了一個同輩女性友人的喪禮,回來後某個意像卻一直浮現—眼前是一位青年男性形象。他站在書桌上,是赴死般的決定飛行前夕,我只能沈默地跟在他身邊,什麼也做不了。
寫歌的同時,恰好聽父母提起最近外祖父的檔案終於被解密—讓他入獄致死的左派讀書會叫做「明朗俱樂部」,據說即使受到刑求,他在死前,都沒供出任何同伴的名字。
於是手邊進行的歌詞忽然有了所指:似乎是那未曾謀面的外祖父,前來與隔代的血源道別。而我的責任,是紀錄他那時心中的決意。
他過世之後黨國抄家,根據檔案,他一貧如洗的房子裡只有桌子、椅子和一個書櫃,以至於當局放棄了沒收「財產」的念頭。」

9. Into the Deep (在深處)
雷光夏在匈牙利旅行時,在地鐵站聽見一位老人在演奏,那樂聲隱約喚起某種內心深處的記憶,於是留下了這首作品。這首作品的另一版本同時也用於電影「迴光奏鳴曲」配樂中。

10. 寫給雨天的歌 (Rain Song)
這首歌的意象畫面來自一場午後的陽光雨,陽光折射在雨上。歌詞則是在描述一種愛,有些人付出愛時不需要任何反饋,那是自然而然,以最平穩的狀態給予,一種無條件的愛的頻率。

11.有小狗的房子 (House with Dogs)
12. Thank You (謝謝你)
這兩首作品,來自與老家屋告別的經驗。雷光夏說:
「2013年搬離了居住30年的老家屋,早預感自己一定會常夢見它( 就像到長大後仍常夢見國小校園無止盡的迷宮走廊),只是沒想到後來每次夢中出現的老屋,總是以它自己的意志變形—有時我看見臥室裡沒收拾的小首飾(但我並沒有這些首飾)、書本、大頭貼相片(現實中當然早已搬得什麼都不留);有時夢見它前院被掘開一個深黑大坑洞,木頭潮濕、柵欄腐爛;另一次,推開門進入院子,原本的隱身樹叢間的房子竟成了人聲鼎沸的咖啡館。或是後院洞開,成了開發的寶地,我們要進入房子取東西,還得留意那笑盈盈但似乎不懷好意的舊鄰居。
也許它們的確是真的。」
專輯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