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高嘉朗
2019-12-27 | 國語音樂
專輯售價:190元(10首)
歌手專輯排行
2
3
延伸聆聽
專輯資訊
出道七年的高嘉朗,成熟又燦爛的一個《夢》

19歲出道,直到26歲才推出第一張專輯。這是一個很簡單的數學題,為了這張專輯,高嘉朗足足等待了七年。
26歲出專輯,不算太晚也不算太早。但26歲推出自己的音樂專輯,從人生的規律來講,又是恰恰好。因為這個時候的歌手,不再有年少的青澀和莽撞,也還遠未到過盡千帆的年紀,他們永遠不會缺少銳氣、勇氣和心氣。
26歲的歌手對於未來人生的舞臺,往往既迫不及待又從容不迫,他們的音樂技術已經日臻成熟,他們的創意思維又層次不窮。他們的音樂裡,有不被隱藏的真情實感,又有恰到好處的技術潤色。更重要的是,26歲的歌手,都還是有“夢”的歌手。
夢,代表著自由、代表著想像力,夢也代表著未來,而26歲的高嘉朗,他的第一張專輯,就叫《夢》。

關於這張專輯的音樂曲風

高嘉朗的整張專輯打破曲風標籤之後,音樂變得如此動聽和動人。而所謂的好音樂,原來不過就是創作的誠心、演唱的走心,以及製作的精心。
高嘉朗的這張專輯包括了搖滾、說唱、Ballad、R&B等等風格,曲風並不固定、音樂同樣全面。而且《夢》這張專輯裡所涉及到的曲風,並不是模式化的套用,而是一種超越曲風外在層面的融合,更多的元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很多元但又不過度。
這其實恰恰就是一個26歲歌手出專輯應該有的樣子。他已經熟悉了各種風格,他不會再以風格的名義玩音樂,風格已經變為一種基因,融化在他的音樂血液裡。從此後,他唱出的歌也就格外天空海闊、自由無際。
沒有標籤的風格,恰恰就是《夢》這張專輯,最自由的風格。

個性時代更需要美好的唱將

這同樣也是一個追求個性、崇尚自我的時代,也正是因為如此,很多歌手選擇了標新立異,希望用怪來形成一種辨識度,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但是,當更多人對怪見怪不怪時,對於音樂本身的期待,自然又會回到最自然的常態。即使在流行音樂世界裡,可以包容多種的人聲形態,但最一首歌曲最好的狀態,始終是情感充沛、技術扎實、聲音飽滿、高低有致。
這,不就是說得高嘉朗本朗嘛!
從專輯第一首歌曲《夢》開始,聽高嘉朗的演唱,不僅有情感的衝擊,同樣還有賞聽級別的享受。主副歌的轉音,不突兀但又出乎意料,也正是因為音域跨度很大,所以讓高嘉朗的聲線,往往能夠在一個更大的空間裡縱深。
還比如《19歲》裡那一段超高頻的吟唱,這同是一般歌手無法到達的音域和高度。也正是因為有了這樣的高度,讓高嘉朗在音樂的世界裡,可以更遊刃有餘、得心應手,也從另一個角度,可以無限拓寬情緒表達的疆界。
與此同時,高嘉朗同樣也是一個有火的歌手。即使他不會做秀般的燃炸,但在《Beginning(起點)》、《我不能失去你》這樣的作品中,你又可以聽到一個歌手,在自己的作品裡盡情燃燒的聲音。這樣的燃燒,是少年心氣,也是誠摯率真。
當然,高嘉朗不僅僅只是燃燒的狂放,同樣也有內斂的靜美。《咖啡色的雨天》這首歌曲,呈現的就是他創作和演唱上最靜美的一面。一把原聲吉他,加上高嘉朗乾淨又質樸的聲音,即使音樂做了減法,歌聲魅力卻一點都不減少。甚至就是這樣的一人一吉他,卻擁有全世界的感覺。
這些年,我們已經經歷過各種個性的音樂人,但漸漸地,我們發現能夠好好唱歌,而且把歌曲唱得好好的人,尤其是新人,已經越來越少。
唱歌需要天賦,也需要靈性,但不可否認的是,這些年過度突出的個性和才華,卻讓很多人忽略了一個歌手的本質,那就是技術的磨練和積累。
高嘉朗恰恰就是一個有準備而來的歌手,甚至這樣的準備,早在他19歲出道之前,就已經開始了起點。練習生的生涯,讓高嘉朗保證了技術的精准和完美,就像百年之前的那些戲曲名家那樣,通過台下的刻苦打磨,才造就了台前的無所不能。
所以,才有了現在的高嘉朗,一個在演唱上音色飽滿、層次分明、錯落有致、技術合理的高嘉朗。也讓他在每一個舞臺,都會成為音色最穩定的歌手之一。
也正是如此,《夢》這張專輯就有了賞聽級的享受,而且這種享受標準是相對通用的,因為高嘉朗的歌聲,屬於共情的美,絕大部分都能夠準確感知。

是唱將,也是人歌合一的唱作人

高嘉朗不僅是唱將,但又是一個能把歌曲演繹得動情,甚至讓人動容的歌手。這當然需要另一種層面的技巧,比如說現在很流行的一種說法:唱商,但其實更離不開的一點是,因為高嘉朗本身就是唱作音樂人,當自己演唱自己的旋律,才格外有一種不假他人之手的歡愉。畢竟,最懂自己的,還是自己。
高嘉朗的創作,有著教產書級別的好聽。雖然因為音域的問題,他的很多歌你都很難跟唱,但這並不防礙旋律的悅耳。而且高嘉朗在旋律的譜寫上,也傳承了傳統流行樂的優點,並不用大量離調等非常用的元素,讓作品顯得個性十足,而是保持了旋律的順暢自如和一氣呵成。
另一方面,高嘉朗也是一個化繁就簡的唱作人。像《夢》、《無奈》和《我不能失去你》這樣的作品,他甚至在副歌部分,只保留最簡單的樂句,而充分利用樂韻的延展性,營造出一種連綿不絕的迴響效果。這可遠比把旋律寫得密度十足,更有抓耳的效果。
當然,作為一個創作者,高嘉朗還有一個很好的品質,就是始終保留了一個音樂人的內向性。並不是說外向不好,而是一個創作型音樂人,如果沒有內向的一面,他就很難坦誠面對自己,也就很難寫出內心世界最真實的自己。
在這張專輯裡,高嘉朗就有一首名叫《咖啡色的雨天》的作品,向大家呈現了音樂創作人孤獨敏感的純粹世界。這其實也是高嘉朗創作的一種常態,他常常會坐在沙發上拿起琴寫歌,不知不覺天黑、只因音樂忘我。這種創作的靜謐狀態保持,既是一個歌手不斷維護自己的音樂初心,其實也是一種對現實的抽離。
當一個歌手常常能夠在創作的過程中,像高嘉朗那樣忘了時間,其實也是真正碰撞到了音樂藝術的真諦。畢竟,音樂本就是時間的藝術,在屬於自我的時間裡,用音符構造屬於自己的時空,也是一個優秀唱作人最好的歸宿。
專輯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