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孔
歌手:面孔樂隊
2020-01-04 | 國語音樂
專輯售價:190元(10首)
歌手專輯排行
2
3
4
延伸聆聽
專輯資訊
穿過了歲月
我來找你
人群中哪一張面孔是你


穿過了人心
我來找你
人群中哪一張面孔是你


真誠的面孔  漂亮的面具

此時的面孔
就是一個心照不宣的謎
       
                                ——白岩松


面孔樂隊成立於一九八九年,三十載韶華簇為最好的面孔。曾歷經霧靄,卻輕柔如羽,曾榮耀滿載,現擁躉無數。光陰流淌所掠過的音符,聽他們娓娓道來。

這張專輯是一份出色的聲譽,不同於消遣的序曲,他們追尋真理與信仰,澄澈高遠於弦外之音的形式,將生命力呈螺旋式上升。激昂與悠揚的旋律,致敬超越語言的美妙旋律,無形在多重浪漫下永存,延續一貫堅定。超越那些世俗的間隙,明晰自不待言於音符的全心全意。

他們靈魂的純淨,與堅定的信仰一往無前。輝煌而動人的旋律忠於音樂,把熱烈與執著的品質驅動向前。各種元素凝固於整張專輯,以趨求不朽的聲音。曆久彌新的追慕之情足夠嶄新,將音樂的狂烈賓士於激越的超現實味道。

聆聽吧!將那些瀟瀟煙雲擯棄,以不倦的激情與面孔樂隊遨遊於此。

多重面孔,多元風格,多時真誠,多力純粹。
優美如詩,繾綣如斯,有道如矢,至此如是。


曲目:


《英雄》
《天空》
《我的夏天與你無關》
《幻覺》
《燦若星辰》
《過客》
《戰歌》
《嘿》
《港灣》
《心魔》


歌曲描述:


《英雄》
在躁動的、迷茫的、幻惑的時代裏,你的靈魂,和心中隱匿的英雄,還是否存在?昨天的我,仰望未日來臨前燃燒的天空,夕陽像血一樣的紅。
1995年的日子在面孔的記憶深處仍然非常清晰,身體裏火的本能和那個年代的北京融合,金屬帶來的躁動的情緒不斷衝動膨脹,終於爆炸。而從那時便融入面孔靈魂的火焰終將蔓延一生。
單曲《英雄》,由陳輝操刀作詞、作曲,戰斧樂隊主唱牛子監唱,講述了面孔過去到現在轉變的心境,充滿情懷卻依舊躁動肆意。而就算搖滾樂舉步維艱,陳輝在搖滾樂壇獨有的標誌性嗓音與面孔的舞臺感染力,仍讓我們看到最初的火焰尚未褪去,躁動的情感從未改變, metal的衝動始終燃燒。而這種力量的源泉不再像當年一樣需要去尋找、去渴望,它早已在歲月和經歷裏成熟,在堅守中駐紮在面孔的靈魂裏,使他蛻變成為英雄。
單曲用大氣磅礴的旋律敬懷孤傲純粹的理想,強烈而炙熱的情感如同千軍萬馬咆哮而來,在高亢撕裂的嗓音中擊碎虛無的璀璨,摧毀悲憫生命的挽歌,奮力闡釋內心激蕩、熱烈、純真的嚮往:這世界需要英雄。
肆意呐喊,喚醒即將湮滅的自由靈魂,還有年少時無畏生長的澎湃理想。
惜藏初心,願你我長與英雄共魂魄。


《天空》
天空蒼茫,高懸日月冷暖。
眾生入夢,浮沉人世悲歡。
《天空》由主唱陳輝創作詞曲,邀請華語著名音樂製作人黃少峰監唱,旋律悠揚流暢,有力的鼓點與激昂的吉他旋律相映成章,主唱陳輝磁性渾厚的嗓音在豐富的節奏中肆意翻騰,高昂而深邃的呐喊,衝破夢境裏的孤獨陰鬱,奔向心中理想的天空。歌曲製作精良,演唱桀驁,嘶吼岀隱藏在夢中,永不停歇的勇氣,與永不黯淡的心。
浩瀚宇宙蒼穹,征途沒有盡頭,永遠屬於我,最完美的天空。


《我的夏天與你無關》
穿荊度棘無聲無色的虛無,全力以赴遙遠又多險阻的路途。
此曲《我的夏天與你無關》以季節的形相將內心的熾熱與思緒的眷戀融為一體,硬搖滾曲風將真理與謬誤全部託盤而出,與佈滿迷陣的生存意志悄然展開駁斥鬥爭。
野格肆意奔騰於歌曲,將去如煙雲的流年輪值於連綿不斷的宣洩情緒。在平靜的吉他與激烈的鼓點旋律交織纏綿下,歌曲的異質特徵被逐一探明,理智的微光在迷霧中噴薄而出,與鴻溝聚合。當眷戀無意識與思維對峙,與生俱來的本我便化為強烈的情感流越,走向人生的涅槃。


《幻覺》
曾經互為對方的世界,如今再不重疊,成為永不實現的幻覺。
感性的旋律小心隱藏著遺憾落魄的情緒,指尖的琴弦,撥動出最美的一切,卻只剩幻覺,以唯美華麗為信條的音樂,譜寫出徹骨的疼痛與覺悟。《幻覺》由主唱陳輝作詞、作曲,超載樂隊主唱高旗擔任製作人,面孔的搖滾柔情在朦朧中嘶吼而岀,訴述自己親手打造的甜蜜偽裝早已殘破不堪,痛而欷籲。
現實惹人畏怯,所以偏袒幻覺。


《燦若星辰》
詞曲將音樂與世界盃結合。把足球精神中的失敗和榮光都容納進來,有造夢,有激將,有肆意,有不懼,有攻防之中牽動世界目光的情緒,面孔用音樂穿透暗淡的歲月,今夜和世界一起,看足球精神燦若星辰。
關於昨天,那些脆弱和驚慌,默默用汘水浸泡淚療傷”,沉潛的歲月,綿密苦澀,但仍舊期待恢復,加固意志,等待下一個四年。“讓鋒芒盡情綻放吧,不可一世的芳華,浮光掠影後,永恆不滅的輝煌”,穿透暗淡的時光,擁抱勝利的榮光,在世界的注視中,加冕綻放!


《過客》
鬥轉星移終有時,滄海桑田皆過客。
白岩松作詞Ⅹ陳輝作曲Ⅹ面孔樂隊編曲
靈魂瞭望在遼闊樂章,硬搖滾曲風與生命的漣渏融合,遊走蔓延於歌曲中萬千虛影。馬頭琴的低沉悠揚與歌曲的高亢激昂同語,豪邁風情厘清淩亂思緒,穿越四方找尋內心的光輝熠熠。
生命的堅韌盤旋於大氣磅礴的旋律,傾訴從男孩到男人的殊途轉變。富於深沉與靈動的旋律如同與萬物訴說成長歷程,使人沉浸在追溯答案後擺脫困境的映像。
穿透思維的濫觴,讓嘀笑皆非的感性放逐於純粹思想。歌詠於殊途後的飄忽不定,就盪氣迴腸於自然異想,困惑自會迎刃而解。
“如果再去草原,風會對我們說些什麼?”
不必多說,疑問在歌曲中上下求索。
不必憂傷,過客般思索,答案一晃而過。


《戰歌》
一位功夫巨星幾年前的邀約,一次與愛國戰爭大片的遺憾錯過,這首歌誕生並被原創者暫時封存。如今,隨著面孔樂隊新專輯一首滿載鬥志的爆裂金曲破土復活。
全曲彌漫著雄性激素的噴張與熱血戰鬥的既視感,如果用兩個字來概括那就是“捍衛”。大到疆土,尊嚴,小到夢想,底線,這一切絕不容侵犯。生命如戰場,我們本當隨時為這些必須捍衛的東西付岀一切。
異國情境的前奏,進行曲式的主歌以及飛揚高亢很面孔的副歌高潮,體現了一支成軍三十年老牌樂隊的成熟與突破。說唱部分請來扭機梁良,更體現面對挑戰的無畏與驕傲。兩種嘶喊疊加高能,帶你置身永不言敗的正義戰場。


《嘿》
“嘿~攥在你手中,是一封寫給青春的告別信。”
此曲將青春年華的由衷之言與光影滿盈的晦澀相伴,在音樂的境界中萎靡的念頭遁跡,把心潮澎湃含蓄濃縮於每一節音符,在時空裏迸發內心之光。
當激揚的旋律與高亢嘹亮的聲音相合,如若裂痕難愈,那就擺脫焦慮與懷疑,釋然於無限憧憬。尚武精神在變化的巨大渦流中湧動,別再把自己讓渡給無盡的反思。何謂完美?蛻卻沉重外殼,被歡愉所縈繞的此刻。


《港灣》
災難來臨,親人離散,無望與無助肆意地吞噬著人們的靈魂。世事無常,滄桑變化,唯有港灣始終屹立於此,願陪你共渡難關,迎接風雨過後的那一抹陽光。
此番,面孔樂隊首次將交響樂融合到搖滾樂當中,以恢弘昂揚的旋律編織著最溫暖堅固的港灣。歌曲中的一詞一句皆是他們對受災人群的關愛與鼓勵,有如道豔陽直擊心底的陰霾過往,盡顯出了面孔樂隊最柔情、細膩的一面。
大愛面孔,動容之作。金屬柔情,唯美如昔!


《心魔》
此首歌曲作為專輯收尾曲目,將心魔所渴求的深淵抽絲剝繭,幻化落座至每處音符,與內心狂瀾做鬥爭。當所搖旗呐喊的殘破之物分崩離析,歌曲所綻放的激情之花便和諧致一,將時空力迸發的往昔意圖消融在未來之中,與崇高的希翼並肩作戰,與靈魂的純淨相伴。
當純粹之物不斷被革新,當嘶吼有限度地一一歸宿,被惡魔吞噬的虛無便消失殆盡。如是,致敬這超越語言的奧妙旋律,漫遊心魔的迥異,聆聽優於晦暗的心潮澎拜吧。
直達熱切,驅散孤寂。抵抗虛無,喚醒重生!
專輯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