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曲(Coda)
歌手:張三彌
2020-02-07 | 國語音樂
專輯售價:19元(1首)
歌手專輯排行
2
3
4
延伸聆聽
專輯資訊
這首歌的詞,出自林一謙。原名《百年孤獨》,是詞人寫給他父親的,表達著父輩和自己的孤獨。
但我更傾向於,這是一次「自我」與「孤獨」與「宇宙」間的對話。表述一種永恆的無解的孤獨。
在第四張EP的整體策劃中,我打算將拖了許久的「星球構建計畫」提上日程。因此便沒把重心放到父輩上,而是作為整首歌的開端部分。幾番溝通修改,便有了《終曲》。恰好成為了新EP中的最後一首。

在作曲上,不同於以往旋律的大起大落,模糊了主副的曲式結構,以偏沉靜、輕柔的姿勢娓娓道來。
編曲依然是由知名Hip-Hop製作人RJ來操刀。原先我構想的是以人聲烘托為主帶點soul的感覺,而RJ在基礎概念下增添了些日本元素。值得一提的是開頭的Acapella和聲,也是由他一個音一個音錄的。反正我第一次聽的時候就忍不住淚目了。

我想,這首歌主要表露的中心思想是關於「和解」的。無論是跟自己或是與外部世界達成和解。說來簡單,但其實沒有一定的年歲累積,很難做到。全權交付給時間嗎,對於當時那無能的憤怒,是否都已經得以解決。還是像顆毒瘤,只是隱藏了起來,結果越埋越深,愈抗拒愈腐壞。

藝術家們總是會不約而同地行至一個問題“有一天我們都會死,走之前到底在世界上能留下什麼痕跡”——這也是我一直以來的思索之一。

在我的簡介中寫著「無論命數是奔湧的長河還是靜默的湖泊,留下一些自己歡喜的藝術品,不枉人間一趟」這是我對自身的期待,也是我做音樂的態度,更是我存在的使命。我確非不朽,但藝術終屬永恆。

在這個浮華焦慮的大時代,保持自身的獨立並非易事,我仍飄浮於我的過程裏。歷經苦難折磨後更加無比慶倖,我還是我。獨有而封閉。藝術人格不會被任何改變,除非我不再是我,但我從來都只是我。

想寫的想做的,要寫的要做的,還有很多很多,不善言談也不屑故作,只悉數放到音符中。我用心對待每一個作品,她們也會在某天回應我。這便是支撐我的信仰。

依然愛自然向上流動如初。有人聽得清,有人不在意;有人等得起,有人等不及;來來往往聚聚散散三三兩兩,無一不是常態。我目睹了一切得失變遷,並不斷勸服自己,接受這種變動,沒有絕對好沒有絕對壞,就這樣,感受,而已。不再提「擁有」擁抱後都將散去。失無所失,nothing to lose.

“ 銀河 終會在某夜傾覆
命運早在彼此眼中顯露 ”

是啊,不正是如此嗎。
專輯資訊
曲序
歌曲
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