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禮安跟你鳥鳥天 Season 01
歌手:韋禮安(Weibird)
2020-10-07 |
專輯售價:722元(38首)
歌手專輯排行
2
3
4
延伸聆聽
專輯資訊
創作歌手韋禮安跟他的朋友們或不是朋友的人們聊天
Singer Songwriter WeiBird chats with his friends and nonfriends.

EP00 韋禮安 #什麼鳥?鳥什麼?

創作人 × 音樂人 × 歌手
韋禮安帶著全新的企圖心,回歸 Podcast了!

什麼是 Podcast?
業界人士無一例外表示,要以音樂為生的人,最重要的特質是__?

EP01 吳青峰 #曖昧讓人受盡委屈?是誰先動的手?

有點惋惜先前錄製的內容,無緣跟聽眾們分享。
於是,睽違N年的Podcast,再次邀請令禮安「回味無窮」的青峰,擔任首集來賓。

在疫情毫無預警地席捲全球之下,演藝人員們的演出及工作,無不被推遲或取消。而被迫閒賦在家的創作歌手們,他們的日常會是什麼呢?

太久沒上通告,面對工作竟會產生疏離感?
同樣身為創作歌手,青峰有個崇拜禮安的地方是?
令人好奇的,N年前錄製後,卻遲遲無法釋出內容的原因竟是?

這集將帶聽眾了解,兩位歌手面對舞台及創作的迴異之處
想知道兩位慢熟的人,面對台下觀眾,要如何克服內心的糾結?千萬別錯過!

在此,也替青峰徵求「睡覺會戴著泳帽的人」,請在下方留言告訴我們唷

EP02 吳青峰 #被潛規則?寶寶心裡苦但寶寶不說

咳咳、上集都是些什麼虎狼之詞
這集不歪樓,我們還是來認真聊聊音樂。

延續上次談到疫情對演藝人員的影響,提及最近在家的日常。
青峰表示,事實上沒有疫情之前,也時常待在家裡,加上糧食補給方便,所以不會造成任何困擾。然而最近卻會因為單週出門次數過多,內心壓力倍增,甚至產生不想與任何人見面的念頭。
禮安雖然可以待在家一整天,卻還是需要出門透透氣的時間。

兩人談及專輯A&R的製作習慣,以及看演唱會時的職業病,也聊到了青峰近期在台北小巨蛋舉辦的「太空備忘記」演唱會。
青峰切心大嘆,大眾對於自己籌備一年多的演唱會,印象最深的片段,竟是六人台上無預警合體,整個巡演只需演唱兩首歌即可。

自蘇打綠宣布休團後,成員們各自開啟了「斜槓人生」,而青峰給自己的課題就是「放空」。
即便空白了一段日子不創作,禮安認為,青峰的創作能量就像是李白、莫札特一樣渾然天成,而青峰笑稱自己是一隻「老母雞」。

同為鏟屎官的兩人,一聊到自家貓咪就停不下來,除了分享彼此為自家愛貓寫的歌曲,以及養貓的契機,青峰甚至從五年前開始,會在睡前對愛貓泡泡「心理建設」?

即使相識多年,禮安仍戰戰兢兢準備了許多問題,希望「按表操課」完成所有提問。
青峰表示:「不如就帶我回家慢慢聊。」再次歪樓,結束這次的Podcast。

EP03 陳建騏 #全世界都是我的工作室

即使從小廣泛地參與音樂活動,陳建騏卻從未想過會成為職業音樂人,至今成為台灣音樂界,跨度最廣泛的創作者之一。
這是第二次邀請陳建騏老師聊天,有別於上一季隨意地談話,韋禮安準備了好幾個音樂相關的問題,希望能讓大眾更了解流行音樂製作的過程。
究竟陳建騏是怎麼從配樂、劇場的創作者,跨界到台灣流行音樂界呢?
第一首完成的流行音樂編曲,並不是大家所熟悉的建騏式抒情?
最後,韋禮安依然準備一個難題,要問問這季來訪的嘉賓
如果去荒島上只能帶一張CD、一本書、一個Plugin,陳建騏的抉擇會是?

EP04 康小白 #獨立發片後,才發現自己是誤入歧途的小白兔

這集我們邀請到康小白來聊天,也許你曾在某些歌手的音樂Credit上看過他的名字;他有時是作詞作曲、有些是編曲、甚至錄音到混音,堪稱全方位創作人。
雖然媽媽是鋼琴老師,但非科班出身的他,一腳踏入音樂創作的契機,也絕不是那種正經八百的故事。

#原本我應該在山上放羊,卻奮不顧身投入音樂創作
18歲的暑假,康小白只是閒賦在家無事可做,媽媽提議可以去音樂教室報名學吉他,從此,他與吉他結下不解之緣。
寫歌寫了4、5年,賣出人生第一首曲《101》,被收錄在梁靜茹《崇拜》專輯裡。但康小白不因此滿足,因為有趣,他也替歌手編曲、錄音及混音。直到寫了李唯楓《好不好》,才讓他真正地嶄露頭角。

#獨立發片後,才發現自己是誤入歧途的小白兔
那年,他帶著陳綺貞的第二張專輯,參加她在高雄的簽唱會,當時他跟綺貞說:「我有在寫歌,我很喜歡妳的歌,我有在創作喔!」然後,綺貞在專輯上多寫了「勿忘初衷」四個字,這讓剛開啟創作之路不久的康小白,受到很大的鼓舞。
後來獨立發行了自己的首張創作專輯《詞曲作者》,實際走了一趟完整的發片流程後,他笑稱自己是誤入歧途的小白兔,體悟到「表演」與「創作」是兩回事,因此下定決心不再當歌手。但也因為有了這層經歷,他又跨足廣播,在電台主持《康小白熱音社》這個小單元。

經歷過歌曲被張學友保留、混音混到心目中的神級鼓手Q毛 陳柏州老師、第一首曲就賣給梁靜茹,現今的他,打趣地說自己已到人生巔峰,從今往後都在走下坡。

最後,禮安與康小白兩人相約,下次碰面就是混到張學友專輯的時候了!

EP05 陳建良 #練習一萬小時,再回頭評估自己有沒有天份

如果你是五月天的歌迷,你一定會在他們的各種訪談看過他名字,他是陳建良,也被五月天的團員們稱之為「老爸」。

陳建良老師從高中開始接觸吉他、寫歌,憑著對音樂的熱情,隻身去日本學習商業音樂,畢業後,又動身前往美國學習錄音工程。而他透過朋友介紹,學成回來的第一份工作就是錄音工程師。
雖然有這樣完整的學經歷,但陳建良老師笑說,學習和實際工作還是有段距離,遇到任何問題只能想辦法自己解決,而這段快速累積實戰經驗的過程,可以大幅加速你的成長。

那是個尚未完全數位化的年代,錄音室使用盤帶錄音,非常挑戰錄音師的技術,除了要調教好機器,才能有好的聲音,若是一不小心沒對準接點,把錄好的TAKE洗掉,可是沒辦法像現在這樣輕易「復原」的。

後來也開始玩團,製作了樂團的第一張專輯 WHYNOT《無法度按捺》,當時並沒有取得很好的市場反應,陳建良老師一度轉行做設計,直到因緣際會下,進入滾石唱片製作部,跟著李宗盛大哥學習流行音樂製作的工法。

至於要如何在喜歡的音樂以及市場之間取得平衡?
他談到,成立「彎的音樂」就是想將自己分成兩塊;一邊做自己喜歡的音樂,一邊接流行音樂的案子,而自己很幸運能同時做這兩件事。

#練習一萬小時,再回頭評估自己有沒有天份
回憶自己和五月天的相遇,陳建良老師謙稱自己很幸運,當時聽了五月天投稿的DEMO帶、也被歌詞觸動,於是和部門的同事們一起向李宗盛大哥推薦,而李宗盛大哥說:「反正你弄過樂團,那就你來。」初生之犢不畏虎的他,也就接下製作人這份工作,和五月天的這份情誼,也一直延續到今日。

俗諺說「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功」,陳建良老師一直篤信「一萬小時理論」
不管是五月天、宇宙人,在他們推出第一張專輯前,至少花了二、三年的時間準備。
如果你真心喜歡一件事,這其中的過程並不會讓你感到疲憊。

而陳建良老師也鼓勵大家,不管是天才還是凡人,沒有人永遠不會出錯,如果被自己的失誤打敗,那就永遠沒有成功的可能。

EP06 葛大為 #不作理所當然的事,不寫順理成章的詞

唱片企劃、歌詞統籌、前陣子還多了個作家的身分,也是現代華語流行樂壇最重要的作詞人之一;關注華語流行音樂的朋友,對他的名字一定不陌生,他是葛大為。

葛大為老師與唱片圈的緣分,要從大學時期說起;當時他念的是傳播學系,大三那年遇到黃子佼監製的音樂雜誌《Play流行樂刊》在BBS徵專欄寫手,於是開始寫MV的分析、導演專訪;而大四進入滾石唱片實習,從此和華語唱片結下不解之緣。

然而,最初能做的都是些行政雜事,和歌詞毫無關係;直到被同事發現有書寫的能力,才從廣告詞、側標到專輯的文案開始寫起,畢業後也就順水推舟,留在滾石唱片做執行企劃。
真正開始寫詞的契機,是當時的主管、也是現在相信音樂的營運長謝芝芬 艾姐,問他要不要試試看劉若英《很愛很愛你》專輯內的詞;至今他仍很感謝,艾姐不預設立場,鼓勵從未寫過詞的他,嘗試開始作詞;從與人合寫,直到能自己獨力完成一個作品。

#歌詞的靈感,常常源自於「氣不過」
葛大為老師說,自己從小對精煉的文字充滿興趣;當時的網路並不發達,他會看報紙的分類廣告打發時間;而報紙刊登費並不便宜,小小一欄只能書寫幾個字,卻能從這些濃縮後的詞彙,獲得許多資訊。這些不經意地累積,也提升了他對短文及歌詞的掌握度。

寫歌詞對他來說,是一個反覆歸零的過程。而他也會儘量在不同歌詞之間,不重複使用同一個詞彙;他也會因為「氣不過」,硬是要把某個詞放進歌裡。舉例他和蔡健雅開會時,蔡健雅提到某些詞像是「瑜珈墊」,被放進歌詞就是不合適。於是有了這首《It's True》裡面的這句「雙人床不如一張瑜珈墊」;又或是徐佳瑩《明天的事情》,是他想訂某間知名的Buffet,卻被告知要三個月後才能吃到,而三個月前的緣分已經被注定好了,這讓他覺得很荒謬;於是他寫了「我們預約情人節的那家餐廳/可是怎麼知道 到時候我還愛你」。

#不作理所當然的事,不寫順理成章的詞
他從小喜歡出奇不意,因此被好友斷交;碰到姚謙老師,想表達他對作品的喜愛,於是對姚謙老師說,自己的告別式想放《秋天別來》,讓人不知該作何反應。
而「離職」讓他真正突破舒適圈,開始欣賞不同人的主觀, 也提醒自己「保持幼稚」,對新鮮的事物充滿好奇、不囿於世俗標準,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EP07 魏如萱(上) #我以為的都不是我以為的



魏如萱,創作女歌手及廣播電台主持人。她認為很多事情只要努力學習,沒有什麼是學不會的;在陳建騏鼓勵她寫歌之前,她認為自己根本不會「創作」;第一首發表的作品,還是當時「自然捲」樂團成員 蔡坤奇 奇哥,幫她把高中作文改編成歌,而她現在卻是廣為人知的「創作歌手」。



魏如萱分享,自己從小就非常喜歡唱歌,腦袋裡時常有一個畫面,是她在眾人面前唱歌大家聽;在她幼稚園時,《小星星》是她時常哼在嘴邊的歌,也曾充滿自信地唱給鄰居聽;而人小志氣高的她跟祖母說:「奶奶,我長大以後要當歌星」當下,祖母沒把她的童言童語放在心上,但誰也沒想過,多年後竟夢想成真。



為了進演藝圈,魏如萱作了很多努力,曾經為了更靠近夢想一點,於是報考了華岡藝校,但進去念書後才發現,學校教的是舞台劇跟燈光,但她也認命地念,就在她想要放棄唱歌的時候,班上同學拉著她去參加歌唱比賽,於是一路過關斬將拿了第一名。



看起來好像很順遂地和當時滾石的子廠牌「真言社」簽了約,卻正值流行唱片產業結構的改變,於是沒發任何一張專輯就解約。後來經由她當時的唱歌老師玫熹Macy的介紹下,去當楊乃文練團時的代唱歌手;因為這樣的契機,她認識了陳建騏、奇哥、林暐哲。



#我以為的都不是我以為的
回想起自己從小純粹想唱歌的夢想,實際上要能在台上唱歌,該學的東西還不少,更多的是需要不斷地磨練、累積經驗。
魏如萱形容自己就像一隻筆,一直反覆地被慢慢地削掉,直到你能寫出東西為止。而她認為每個人來到這個世上,已經註定好要做什麼;每當她想放棄的時候,總會有新的事情將她拉回軌道。



「沒有人可以告訴你,什麼可以、什麼不可以
惟有自己不斷嘗試後,感覺對了,就會一直走下去。」

EP08 韋禮安大哉問 ft.Jumbo 江柏翰、陳鈺羲

94任性!誰說上下集一定要連在一起?這週的鳥鳥天迎來一個特別企劃!
從3月推出到現在,鳥鳥天也有累積一些流行音樂圈內的聽眾。
今天邀請了詞曲作者 陳鈺羲 與 Jumbo 江柏翰,針對鳥鳥天節目與韋禮安本身,提出各種千奇百怪的疑難雜症,讓韋禮安替他們解惑。

想走音樂這條路,該如何和家人溝通?
為什麼能幸運的被大眾聽見?
面臨轉型期該怎麼和公司溝通?

來聽聽韋禮安怎麼接招!

EP09 不用告訴我 #紀錄為愛所困的一場雨季 ft.郭靜、曾沛慈

一日情感DJ 韋禮安 ft.師姐師妹下凡來解惑

《不用告訴我》前面的口白,取樣於韋禮安朋友的真實故事
這次募集了歌迷朋友,將自己的故事,用聲音紀錄下來
借你一個樹洞,收藏你的心事。

STORY 1.不想#一個人,要怎麼提起勇氣和男生相處?
STORY 2.#這樣好嗎?男友背著我接助理回家住
STORY 3.你過得好不好,我真的#不需要知道
STORY 4.你說#這不是愛情
STORY 5.#One More Try!別讓誤會毀了你的友誼

EP10 魏如萱(下) #找出自己最好的聲音,是一輩子的課題

在〈自然捲〉樂團時,大家對魏如萱的印象都是清新可愛。陳建騏鼓勵她,向大眾展示不同面向的自己;那時,同時面臨失戀的兩人,一起合作寫出了《泡泡》。而魏如萱寫歌方式非常「自然」,創作歌手在歌曲的發想階段,很容易受限於自身擅長的樂器、和弦甚至是樂理;她的創作源自於生活,洗澡時隨口哼出幾句「現在幾點了/你在做什麼呢」,最後變成了《晚安晚安》這首歌;抑或是參與創作營時,跑進桑拿發想旋律。她非常了解自己,在什麼樣的空間之下,會讓她有歌曲的靈感;即使是很單純的清唱,陳建騏也總能懂她想要的東西。

提及參與創作營的趣事,魏如萱爆料,陳建騏當時用嘴巴接雪、甚至嘗試吐口水,想知道是不是冷到一個極致,口水真的會結冰?兩人還因為太冷,手機在雪地裡輪流當機。

#找出自己最好的聲音是一輩子的課題
魏如萱也有經歷聲帶受傷的低潮期,後來奇蹟似地好轉。以前她聽聞某個年紀的聲音會到達「最佳狀態」,但她看著林憶蓮的例子,覺得不應該受限於「年紀」。現在的她,想再找老師學習如何用「最小的力氣,唱出最大的聲音」。

EP11 左光平 #幽默而不刺探,勵志而不炫耀

從小住在中視旁邊的左光平,假日閒來無事的樂趣,是去錄影現場當觀眾。因為喜歡這樣的氛圍,經常去參觀錄影的他,也和電視台的工作人員熟稔起來,22歲已經在電視台打工,開啟他的娛樂圈生涯。

因為參加電視台的歌唱比賽,經由介紹之下,踏入廣播節目主持人的行列,一晃眼就數十年,發片也不曾放棄這份工作。他笑說,當時如果沒進中廣,現在就會聽到他在警廣報路況。

當年為了一圓歌手夢,他報名《東森新人王》第一屆比賽,並獲得冠軍。而簽約後,緊接而來的挑戰是,為期只有三個月的唱片製作期。這讓他不顧一切豁出去,把所有創作都丟出來,能用的就用,不能用的就改,不能改的就唱別人的歌;最後,帶著他的歌,飛去馬來西亞找彭學斌老師,僅僅花了10天錄製完第一張專輯《I Start to…》
然而,發片時正好碰上星光幫熱潮,導致成績不盡理想,這著實讓他感到很沮喪。他坦然地說,雖然音樂製作的流程,並不是想像中「成為歌手過程該有的樣子」,但他還是覺得幸好有發過,畢竟努力比賽都是為了能出一張屬於自己的專輯。

成為廣播主持人數十年,左光平有自己的堅持,他不喜歡提問尖銳的問題,因為不想收拾局面;比起直接詢問結果,他更喜歡和來賓聊聊過程。只要感覺來賓好像要哭了,他就會立刻進歌:「我才不要面對這個狀態!」
曾經碰到棉花糖來訪三分鐘就大哭,讓他無奈地說:「你可以晚點再哭嗎?還是我們先聽歌再回來?」
對他來說有特別難訪的人嗎?他認為沒有,但反而是因為和楊乃文太熟了,直到現在,都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角度訪問她。

問他,在娛樂圈輾轉做了很多工作,最喜歡的事情是什麼?他毫不猶豫地回答:「我喜歡收歌,驚喜很多!那個狀態是我在做唱片的環節裡最喜歡的!」然而也有他最害怕的事,他說:
「每次想到要拍MV就很頭痛!」

#越沉默,越自由
左光平還提到,每份工作的轉換期,一定會讓自己好好放個假,重新調整狀態,學會放慢步調。這幾年他體會到何謂「越沉默,越自由」,現在只要起心動念,週末就會飛去日本一趟,但不張揚。

業界裡至今影響左光平最深的人是陳鎮川,他在經營藝人的角度上,不會以預算為首要考量,而是評估這個概念是否成立,再看能否用其他資源來完成。這打破了以往他對經紀工作的思維,使他眼界變得更寬廣。

被川哥欽點,接下艾怡良經紀人工作的左光平,在娛樂圈還會面臨很多新的挑戰,立志40歲就要從娛樂圈退休的計劃,能順利達成嗎?

EP12 林凡 #要說什麼,有時候比要唱什麼來的重要

2014年發行《歲月這把刀》後,很久沒有推出新專輯的林凡,今年適逢出道20周年,卻無奈碰上全球性的疫情。因應團隊的改變,及數位時代的潮流,自2019年9月開始,林凡陸續推出《如果那天》、《如願以償》、《可是我們呢》、《幸福之前》單曲,林凡以她清亮溫柔的嗓音,唱出愛的顛沛流離。

2000年出道的她,首張專輯就獲得好評、並入圍金曲獎最佳新人獎。2003年,她開始在中廣擔任廣播主持人。然而,她在歌唱上碰到瓶頸,加上父母的殷殷期盼,2007年毅然決然前往美國攻讀應用傳播研究所。提到這段回憶,林凡認為:「生活上,如果有空間,能重新回去進修是蠻不錯的。」對她而言是一個重新歸零的感覺。

畢業後的林凡,回台投身舞台劇、音樂劇演出,比較慢熱的她,覺得有個角色可以代入,讓她在舞台上唱歌比較能放鬆自己。回想起2012年的TICC演唱會,原先是搭檔郁可唯演出,卻因為碰上簽證問題,變成只有她一人獨自登台。她提到內心的恐慌、以及沒有足夠的時間準備,於是當時的公司幫她找了許多朋友輪番上陣,最後順利完成《林凡 Freya&Friends 幸福零缺口犀利演唱會》。韋禮安笑說,當時的同事跟他說:「快到Encore時,才覺得林凡真的放鬆了。」這場演出也讓她了解到,任何演唱會之前,都應該先把所有內容想得透徹,因為一旦上台,就沒有任何喘息的空間。

2017年卸下廣播主持人的身份後,林凡固定在EZ5音樂餐廳駐唱,對她來說又是一個全新的挑戰,需要在演出與觀眾互動之間取得平衡,不是那麼擅長和觀眾聊天的她笑稱:「來看我這場比較值回票價啦!」

EP13 姚書寰(姚頭) #自己摸索的軌跡,最終都會成為人生的養分

姚書寰,綽號姚頭,四歲學鋼琴、八歲學小提琴,當他還在牙牙學語的階段,就能自己哼出旋律。從小喜歡流行音樂的他,最常聽的是「無印良品」,直到遇上陶喆的音樂,才讓他從單純欣賞歌曲的角度,轉變成主動剖析音樂的結構,陶喆對他的音樂之路有著深遠的影響,是他的啟蒙老師。

以前的年代,音樂取得不易,姚頭都會等著歌曲的首播日,把歌曲錄音下來重複播放。印象最深刻的是,首次聽到陶喆的《黑色柳丁》時,因為聽不懂,至今仍還記得那份難過。
他很慶幸自己擁有開明的父母,國中求學的階段,還能從花蓮北上參加陶喆的演唱會。那時也流行購買偶像明星的照片,放在錢包,姚頭笑說:「同學存錢買日本女歌手的卡,我卻是買陶喆的。」直到他交了女友,才將陶喆的照片換下。而為陶喆做過最瘋狂的事,是在高中畢業那年,集結了玩團的同學們,自行舉辦了一場COVER陶喆歌曲的成果發表會,對細節非常要求的他,還土法煉鋼,自製五線譜,只為了讓演出能完美呈現所有細節。

目前任職於音樂霸的姚頭,也介紹了公司跳脫傳統的思維、重構版權分配的機制;若以Co-Writing比喻,大家投入自己的時間、技能來共同完成一首歌曲,其後所產生的收益再分攤給參與的人。
現在速食音樂的現象,姚頭認為是一體兩面的。由於製作音樂的門檻變低、聽眾的選擇變多,相對有才能的人,更有機會表現自己;而歌曲有好的內容、好的製作,素人也有機會被看到;然而「好的」定義卻不是掌握在製作音樂的那群人,要如何引起聽眾的共鳴,也是目前需要思考的問題;於是音樂霸會將製作好的歌曲,交給同事投票,再決定這個作品要投放多少宣傳資源,也是一種相對公平的方式。

音樂人在藝術與市場之間該怎麼平衡,姚頭已經有了自己的獨到見解。他認為,如果作品定義為「藝術」,那就是單純藉由歌曲,表達自己想說的事;而面對「市場」時,要將自己的心態轉換成服務業,藉由歌曲,撫平聽者的傷心、替他們唱出說不出口的話;所以在製作歌曲的最初,如果期許歌曲要被大眾喜歡,他就會更靠攏市場的需求。

他笑說,自己有許多獨特的人生際遇,大學時簽約詞曲作者,以為自己就此飛黃騰達,卻不曾想過,寫了歌不一定會賣,賣歌後才參透:「音樂變成是工作的時候,其實就是一個絕對的服務業。」
初到北京,第一次參與戲劇的音樂編輯,就是幫《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貼配樂,先前做過配樂的他,認為這份工作應該是游刃有餘;結果第一次貼40分鐘的配樂,就花了他九個小時;而第二次參與戲劇的工作,竟是吳宇森導演的作品!

姚頭編曲的練習基礎,源自於想作出讓朋友大吃一驚的歌曲,雖然以前網路資源不是那麼多,想要找出一個問題的解答,需要花費很多功夫、甚至戰戰兢兢的在論壇發問;然而這些自己摸索的軌跡,最終都會成為人生的養分。

EP14 曾靜玟、楊恢宇 G.B. #寧願為喜歡的事很累,也不要為生活而累

從小學鋼琴、薩克斯風師承李承育老師、國中跟著韓國牧師學吉他,從小被音樂薰陶的阿熊 楊恢宇,高中沒有順理成章地進入熱音社大展長才,反而一頭栽入戲劇社的世界,希望能寫齣音樂劇,他說:「音樂可以自學,但戲劇需要透過不斷地練習。」
高中時的他,雖然最終沒有完成自己的音樂劇,卻也開始玩團、寫畢業歌。而基於對音樂劇的熱情,大學一度想報考戲劇系,最後被父母勸退。
一直持續在教吉他的阿熊,直到賣出第一首歌後,才真的踏實地覺得自己是個音樂工作者,而今也不過快三年的時光,雖稱不上經歷大風大浪,卻也有些小小的心得;他說,小挫折是為了以後不要犯錯,但遇到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問題,反而需要格外小心的應對。

[寧願為了喜歡的事情很累,也不要為了生活而累]
曾靜玟,原是主流唱片公司出道歌手的她,合約期滿後,決定嘗試自己製作專輯;而這兩年間,她也返家陪媽媽到市場賣菜,嘗試另一種生活,也與大家分享一些種菜的經驗。其實靜玟的媽媽,不曾要求她一起過這樣的生活,反而很支持她,既然選擇唱歌的路,就要堅持走完;韋禮安也回憶起兩年前,曾靜玟曾表達要暫離之意,讓他心裡覺得很惋惜。而經歷過這些,靜玟覺得,寧願為了喜歡的事情很累,也不要為了生活而累,今後還是會努力走完唱歌這條路。

EP15 何景揚 阿福 #音樂產業未來與科技趨勢發展

〈蘇打綠〉終於要收編韋禮安了嗎?
Podcast 〈蘇打綠〉嘉賓集郵冊,本週迎來〈蘇打綠〉團長 何景揚 阿福。針對韋禮安入團的的疑問,阿福表示:「成員7個人才有C位。」而韋禮安緊接著說,他只要當「忙內」即可。

2017年元旦,〈蘇打綠〉宣布休團三年,阿福並沒有因此讓自己閒下來,反而發揮他的里長伯精神,積極投入藝術公益領域,創辦〈華山站貨場〉、〈曙光祭〉音樂節、成立〈助星計畫〉,扶植青、少年藝術創作者。

目前正忙於製作〈鹿洐人〉樂團的阿福,與他們的緣分,要從2018年擔任比賽評審時說起;當時甫成立旋即報名參賽的〈鹿洐人〉,阿福對他們的最初印象,來自於自我介紹時,流露出不受拘束地氣質;而第二個讓他訝異的點,是眾評審只有他給〈鹿洐人〉最高分。也因為這個機緣,阿福邀請當時參加比賽的樂團,一起演出他舉辦的淡水跨年,也就是〈曙光祭〉的前身。

近期樂團回歸後,被歌迷及團員叮囑要努力減肥的阿福,開始實施「間歇性飲食」,至於成效如何,請大家再等等他。而兩人也大嘆 YouTube 經營不易,是否該在雙方的頻道互相 Featuring 貓咪、小孩?阿福形容,小孩和貓咪的頻率很相近:「小孩有時候和貓咪一樣煩人。」於是聊到了近期「蘇打屁屁」錄製的災難現場,究竟誰是孩子王?阿福表示〈蘇打綠〉成員家凱的兒子Edward,因為年紀最長,反而擅長和大人打交道:而小小孩則是自己玩成一片,其中小威的兒子Star,就是小孩們的老大。

[音樂產業未來與科技趨勢發展]
今年疫情猝不及防地席捲全球,也讓人們重新反思生活的方式。一起想像5G的未來,當距離不再是問題、城市就不是唯一的居住地;阿福發願,希望有天能搬去宜蘭或南投。提及未來科技的發展,AI是否能取代音樂人?阿福並不擔心這點,就像是CD已經逐漸被捨棄的現在,仍有一群人熱衷於收藏黑膠,或許人們都會往高端走去,而基礎的工作交由AI處理。
關於未來樂團音樂的走向,阿福表示,應該要回歸初衷;如果給自己設立了一個框架,很容易會想太多,而當初這些好音樂產生的時候,並沒有給自己太多侷限。他比喻即使收藏許多的琴、每把琴都有它的特色;但最終還是源自於想做好音樂的心,而不是拿一把大家認可的好琴。

EP16 路朝舜 路哥 #藝人經紀大不易!經紀人的工作日常

每個藝人背後,都有一位藝人經紀。早期想成為經紀人,並沒有所謂的相關科所,而在成為經紀人以前,大部分會從平面、宣傳、執行經紀等,其他不同的工作切入、慢慢累積經驗與資歷,最終才能成為經紀人,而經紀人具體的工作內容是什麼呢?

今天的嘉賓,路朝舜 路哥,原本就讀電子相關科系,畢業後理所當然進了電子業,成了科技新貴,卻不甘於朝九晚五的生活,想趁年輕時挑戰不同的領域;於是在因緣際會之下,進入唱片公司,從宣傳開始做起。

而早期對藝人的規劃與操作,在現今已經不合適了,藝人經紀面臨什麼樣的困境,讓路哥大嘆這樣的生態太不健康?本集節目帶你剖析,藝人經紀的日常生活。

EP17 VIVA 賴駿逸 #努力沒有捷徑,任何事情都要全力以赴

台灣歌唱選秀節目,曾紅極一時,培育不少知名歌手;如今那些參賽選手們,也在不同的領域,各自擁有一片天。今天邀請到的來賓 VIVA 賴駿逸,與韋禮安同為「快樂幫」的一員,投身頭雕創作已有6年多,是台灣少數的職業人偶原型師。

VIVA 從小擅長畫畫、也喜歡玩具,一個起心動念之下,開始鑽研製作頭雕,並結合多年的寫實油畫經驗,使他的作品栩栩如生。當時網路上並沒有太多製作頭雕的資訊,而一旦投入任何事情,就會全力以赴的他,只能靠自己不斷摸索、反覆實驗,最後做出自己滿意的作品。
但他從未想過把這份興趣當成職業,直到研究所即將畢業之際,被現在的公司挖掘,才正式邁入職業的道路。除了分享製作頭雕的細節外,VIVA 提到只要去旅行,必定會去當地的蠟像館觀摩,他也發現東、西方有著不一樣的審美觀;歐美大多認為「數大就是美」,而東方則喜歡「小巧精緻」。

如今的 VIVA 雖然已是知名的人偶原型師,但這麼多年過去、他從未放棄唱歌,最近開始嘗試創作歌曲,希望能將自己的心情,透過歌曲傳達給大家。

EP18 Haor 許書豪 #路轉人不轉,勇於挑戰自我,人生不設限

今天的來賓,是韋禮安創作營的「一週室友」許書豪。
同寢室,作息卻相互迴異的兩人,互稱對方為「晨型人」與「夜行獸」,雖然創作營整週的分組都沒能碰上,兩人還是把握短暫的時光,合寫了一點音樂。

許書豪是個非常有實驗精神的人,無法照本宣科地遵循「慣例」,這點完全體現在他的音樂與生活態度上。最近剛DIY裝修好自己錄音室的他,還特地前往木工廠挑選木材,製作出有別於市售的「輕量」隔音板。懼高的他也曾挑戰傘兵,他認為「懼高的不是怕高,而是對器材沒有信任感。」

比起許多從小就立志做音樂的人,許書豪起步得晚,在大學才開始學習吉他、研究所畢業後考取街頭藝人證,在街上唱自己的歌,將自己的吉他逐漸練得扎實。他的生活哲學是「路轉人不轉」,何必在意別人的眼光,坦然面對自己的夢想。

EP19 突襲企劃 粉絲Q&A特輯 ft.曾靜玟、李奕箴

韋禮安 x 曾靜玟 突襲企劃,粉絲Q&A特輯

前陣子才來當客座嘉賓的曾靜玟又來啦,這次再次與大家分享一些農學知識外,他與韋禮安之間的「水蜜桃情誼」究竟是什麼呢?而曾靜玟又掌握了哪些韋禮安的秘密?
不服輸的他還發下豪語:「如果這集沒有比郭靜、曾沛慈有笑點,我就退出OO!」

沒看過這種偶像!只見過私生飯偷跑到偶像家埋伏,沒看過偶像一直往粉絲家跑?!
曾經身為OOO粉絲的李奕箴,如今和當年的偶像一起工作,甚至偶像還常到她家作客?
從粉絲成為朋友,又是怎樣的勵志故事呢?

EP20 歐馬克正面回覆,誰是Orange?!

聽完馬克信箱[韋禮安跟你念念信]這集 Podacst 還意猶未盡的人有福了,歐馬克來啦!

飛碟電台《青春點點點》深夜廣播節目,陪伴許多人度過12年的夜晚,已從節目畢業的歐馬克,現今透過 YouTube 平台延續「馬克信箱」這個單元,依然在空中為聽眾指點迷津。

2001年以18歲的年紀,成為了飛碟電台史上最年輕的電台DJ;最初歐馬克認為,電台DJ應該保留一點距離,讓聽眾有想像的空間,所以早期的他是堅持完全不露面的;直到他經歷多次公開活動後,體會到其實不需要讓自已這麼累,他說:「有一個原則不想被打破,就必須要花很多心力去守護它;但其實丟掉原則以後,我可以活得很自在。」

歐馬克不諱言,每一次的心理轉折都與「情傷」有關,20幾歲的歐馬克曾對自己的職業感到迷惘,歷經被兩任女友質疑、直到遇到了一位女生鼓勵他說:「世界上有很多人能當外交官,但只有一個人能成為歐馬克。」這才肯定自己要繼續做「電台DJ」。

現今仍然把「電台DJ」當成一個職業嗎?歐馬克認為,在這瞬息萬變的時代,已經沒有相對穩定的工作,一個人也不再只能做一件事。除了經營YouTube與配音工作外,歐馬克也鑽研分散投資,期望未來滿足生活所需後,任性地做自己想做的事。

EP21 江尚謙、黃耀圻 #第一次上小巨蛋演出,也是人生最後一次?!

這集邀請《Sounds of My Life》也有參與共同創作與編曲的江尚謙、黃耀圻來啦!
三人的友誼起源於反毒大使,至今也是一起玩音樂的好夥伴,在韋禮安的演唱會上,也不乏這兩位的身影;今天一起聊聊這兩位接觸樂器的起源、反毒大使時的趣事雜談,以及演出時碰到的突發狀況,讓誰差點以為要收一收回家做業務了?!

黃耀圻求學時期歷經叛逆期,偶然間在校車上聽到陳綺貞《旅行的意義》Acoustic 版,期許自己也能做出感動他人的音樂,自此改過自新、開始自學木吉他,後來因為樂團需求,而轉職成貝斯手,從此踏上職業貝斯手之路。

江尚謙的啟蒙音樂,竟然是陳百潭的《愛情一陣風》?!高中時沒想過要成為鼓手的他,在朋友的邀約下,一週學一個節奏,幾個月後和朋友一起組團;大學進熱音社、成為〈D Power〉樂團的一員,再到〈佛跳牆〉;一路玩團到現在,他認為,鼓手真的要持續玩團,才能持之以恆地走下去。

這兩人去過海洋音樂祭、上過小巨蛋,接下來的目標是日本武道館?讓我們來一起聽聽他們的音樂歷程。

EP22 黃媺珊、VIVA 賴駿逸 #喜歡小孩,就能成為幼教老師嗎?

珊珊老師來了!回憶殺系列「快樂幫」成員黃媺珊,今天來分享大學畢業後的幼教職涯,家有幼兒的 VIVA 賴駿逸也前來求教!

有句俗諺說:「三歲定終身。」孩子在進入幼兒園前,只能模仿原生家庭的生活學習,而
面對幼兒園的同儕生活,也是奠定孩子未來思考與性格的黃金時期,甚至影響一輩子?
韋禮安也分享自己的童年回憶,在沒有電視的環境,閒來無事只能畫畫、聽錄音帶,韋爸韋媽甚至會親自錄製「有聲書」,在潛移默化之下,養成了他的閱讀習慣。

幼教老師的工作內容,除了教學與設計課程外,還面臨許多行政及親師溝通的部分;若單純只是喜歡小孩,未必能成為好的幼教老師。媽媽對孩子的情緒比較容易上心,即便是從業多年的黃媺珊,偶爾還是有拿自己孩子沒辦法的時候。
幼教這條路上,她勉勵自己,即便面臨許多挑戰,也不忘保持熱忱、欣賞每個孩子的言行舉止。


EP23 曾沛慈 #能當一個平凡人,就是一種幸運

曾沛慈二度蒞臨鳥鳥天。
這集觀眾提問「什麼是幸運呢?」
「能當一個平凡人,就是一種幸運。」比賽結束後,因不適應人群的眼光,備感壓力的曾沛慈,自曝曾罹患人群恐懼,經調適後才逐漸好轉。而韋禮安認為「能做這份工作就是一個幸運。」同一個問題同一個職業,為什麼會出現兩個極端的答案呢?

曾沛慈笑稱自己是「喜歡怕生的人」,剛進公司的時候,碰到任何歌手都覺得是偶像,很有距離感,直到時間久了,才和大家成為朋友。重視朋友的她,因為職業的關係,不能像常人一樣預先安排自己的假期,如果被朋友直接忽略邀約,內心會覺得非常受傷。
而韋禮安與曾沛慈兩個人究竟有多熟?韋禮安覺得熟識度還好,曾沛慈卻語出驚人說:「你都忘了那幾個晚上!」似乎另有隱情?!

比起自己的事,曾沛慈反而熱衷於幫朋友當邱比特?曾經有陣子,曾沛慈為了幫朋友約心儀的對象,於是養成了爬山的興趣,在此也呼籲大家不隨手亂丟垃圾,她說:「人家有名的是綠色,你把它變成垃圾」

本集募集了許多歌迷的疑難雜症,一起來聽聽。


EP24 Crispy脆樂團 Skippy、李友廷 #每個人的特色,源自於他的缺點

本集邀請了兩位創作人 〈Crispy脆樂團〉主唱Skippy及李友廷,而這次的Podcast錄製,也是韋禮安盡量找出晨型人與夜行獸的交集才能完成。
三位一起探討各自對製作音樂的堅持,韋禮安不禁對完美主義的兩人自嘆弗如!

今年預計發片的李友廷表示,因為寫歌得速度太慢,去年底就該寫完整張專輯的他,直到今年才開始進行編曲、修改歌詞的作業,而他也開了個「填筆」資料夾,希望能在歌曲出版前,再次爭取到修改的機會。韋禮安表示,即便是一開始規劃好專輯的樣貌,直到完成前都會一再修正,最後與最初的想像截然不同。他說:「不一定是壞事,但一定會有遺憾。」而即將面臨第一次的宣傳期,兩位前輩則是希望他好好保重。

〈Crispy脆樂團〉剛迎來10周年,而Skippy與李友廷竟相識超過10年?Skippy補充說,這20小時內,他看到夥伴丁丁的次數,還比看到李友廷少,於是李友廷打趣地表示:「我才是Skippy的命中注定的人。」

三人回憶高中與大學的青澀歲月,Skippy猝不及防地爆料,韋禮安當年身為台大流行詞曲創作社的副社長,卻淡出社團?!究竟是怎樣一回事,一起來聽聽本集的鳥鳥天。


EP25 黃少雍 #人生不是一直在累積,而是適度的在減少

交朋友為主,做音樂為輔,派樂黛唱片主理人黃少雍來訪了。大學才開始玩團的黃少雍,先從貝斯開始,最多曾同時尬了四團,曲風從流行到黑金都有涉獵,扎實的樂手經歷只因貝斯手是「稀有動物」。他也曾在論壇徵過團員,因而結識韓立康,兩人在音樂之路的緣分延續至今。

最初從盧廣仲的職業樂手做起,也曾參與陳綺貞《華麗的冒險》專輯編曲,後來在韓立康的邀約下,進入魏如萱的樂手團隊。看似一路平順的樂手生涯,在他去了英國的音樂節後,竟然起了波瀾?回國後,黃少雍給了自己三個月的期限,他決定破釜沉舟,當個音樂製作人,做自己想做的音樂。說不猶豫是騙人的,黃少雍認為,沒有成功的話再回頭當職業樂手也行,只要他有在持續獲得養份即可。
以前工作室的隔壁常遇到〈Vast & Hazy〉的林易祺,韓立康與黃少雍時常去串門子,偶然在林易祺的電腦上發現,他有在便利貼寫一些鼓勵自己的話,於是他們依樣畫葫蘆。黃少雍說,他分別設定了長、中、短期目標:「希望10年內派樂黛能成為一個成功的廠牌,並且出一張個人的電子專輯。」

兩人身為公司的主理人,也聊起創意公司的甘苦談,雜事太瑣碎讓人無法專心做事,於是盡量權力下放給同事,自己才能專心製作音樂。


EP26 米奇林、楊恢宇G.B. #努力是一種美德,想要的東西就該自己爭取

從小就被父親教育,自己想要的東西就自己爭取,米奇國中時,受五月天音樂的啟蒙,開始學鼓,高中玩樂團、自學編曲與鋼琴,他並非科班出身、也從未按部就班地學過樂理,憑著自身的努力,透過作品向家人證明自己,如今的他已是炙手可熱的製作人之一。

從被蔡政勳老師挖掘,當兵後進入「跳蛋工廠」當助理,直到米奇製作了大嘴巴〈Funky 那個女孩〉後,逐漸打開知名度,而與剃刀蔣的緣分也是從這開始,米奇形容他們的關係很像《火影忍者》的佐助與鳴人,他謙稱自己沒有天賦,只能把握機會,努力練習。工作與興趣都很合拍的他們,一同創立了音樂廠牌「新樂園Forbidden Paradise」,旗下的 ØZI 初試啼聲便拿下金曲獎最佳新人獎。

如果時間能回頭,想告訴年輕的自己什麼呢?米奇還是想對自己說:「你還要再更努力」,現今的社會瞬息萬變,也有許多後起之秀,在業界打滾久了,更是體會到一山還有一山高;而學生時期總是有大把的時間能浪費,現在總是會感嘆,以前怎麼沒參透這其中的道理,再更努力些。


EP27 李洹宇 小忍 #幫助人的同時,也是在找尋自己

今天邀請到的是流行音樂暨影像工作者李洹宇,原是YouTuber出身的他,在擔任唱片製作助理期間,被同事發掘影片製作的能力,於是轉職企劃部門,就此踏上影像之路。
李洹宇笑說,自己是通才型,碰到不會的事情,就花時間努力鑽研到一個程度;而任職製作助理的期間,他也同時就讀北藝大IMPACT音樂學程,當時苦惱畢業專題的他,與老師討論是否能製作一張屬於自己的EP,卻被老師一口回絕說:「我不想要你做這種你已經會做的事情。」希望他能有所突破。

苦思許久的他,不經意看到電影《大娛樂家》上映,讓他扭轉對音樂劇的刻板印象,原來音樂劇也能寫實又不失流行性;於是他動手寫下音樂劇微電影《我知道》,並報名電信公司的創作比賽,成功抱回首獎;事實上,李洹宇也曾獲得歷屆音樂組的首獎,堪稱影像與音樂的跨界人才。而這個作品讓他的能力被看見,進而參與了電信公司的圓夢計畫,他的原創歌舞短片《奇幻書店》也已經在平台上正式上映,這次除了結合他最擅長的音樂與影像外,李洹宇也挑戰了他不擅長的舞蹈及動畫,至於下一次想挑戰什麼呢?他坦言一個人雖然能做完一隻影片,但要如何抓到觀眾的口味、突破華人圈,甚至是放眼國際,將是未來要面臨的課題;而團隊合作能互相激盪彼此的想法,未來他希望能製作長篇的音樂電影。


EP28 Joy #不要畫地自限,人生有無限的可能

來自運動品牌的Joy,從小就是體育健將,國中誤打誤撞考進了籃球隊,初期繁重地訓練,加上必須兼顧一般課程,讓她一度萌生放棄的念頭;然而她選擇堅持這條道路,一路以體保生的身分直升大學。韋禮安也認為,職業運動員和演藝人員一樣,都是很看天賦的職業,或許現在業界有許多人,曾經懷抱著明星夢,但努力過後,發現自己無法抵達那個高度、或是與自己想像的不同,轉而改作其他幕後的工作;而Joy分享教練告訴他們,不要思考未來能走多遠,先拋棄雜念,把當下的事情做好,慢慢會找到自己的方向。

大學快畢業之際,Joy面臨就業問題,同儕們各自有了自己的目標,而當時的Joy已經決定不打籃球,卻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迷惘的她分析了自己不擅長的事情後,最終進入現在的公司工作。Joy認為自己即使不打球,也會是進場幫球員加油的觀眾,現在雖然不是職業選手,卻也是站在服務他們的角色,過往的經歷都不會白費。

兩人也分享了最近嘗試的運動,以及現在的流行語,而他們並不是很能馬上抓到年輕人的笑點,想知道他們說了什麼,一起來聽聽吧!


EP29 Midi 楊士弘 #人生中各式各樣的初體驗,會決定很多未來的方向

以《壞米仔》專輯,入圍第三十一屆金曲最佳新人獎的楊士弘來襲!
韋禮安曾在楊士弘的Podcast節目《說說說說你愛音樂》接受專訪,當時廣受歌迷好評,這次禮尚往來,邀請楊士弘來聊聊他的專輯製作歷程,以及入圍金曲獎的心得。

楊士弘認為自己不是最會彈吉他、也不是最會唱歌的人,要想讓聽眾留下深刻的印象,必須出其不意。於是,一開始創作的歌曲題材光怪陸離,讓他自嘲自己是「負面行銷」。而某次比賽的後台,收到仰慕已久的陳建騏老師遞上的名片,一時緊張的楊士弘,原本想傳達他的偶像是陳建騏老師,卻不小心脫口而出「我是你的偶像」就一溜煙逃跑了。

在正式簽約前,不知從哪裡聽來許多小道消息的他,決心要好好表達自己想做音樂的企圖心,某一次的會議他和公司說:「我就是男版魏如萱。」而簽約後他收到的第一份任務,就是要以僅有的預算,完成EP《原來你是這種人》的企劃、製作、宣傳甚至到巡迴。每個環節都事必躬親的他,每天的任務就是到唱片公司報到,逢人就問,練就他一身企製的功夫。首張專輯《壞米仔》由六位製作人操刀,其中陳珊妮老師配唱他時,稱讚:「楊士弘很像卡通人物,唱歌有一種危險平衡。」讓他內心雀躍不已。

這次入圍金曲最佳新人獎,楊士弘坦言自己得失心很重,公布入圍的那天,他刻意不開手機、讓自己漫步街頭,卻意外在路上碰上同事告知:「楊士弘恭喜!」讓他立刻蹲在地上哭到不能自己;至於得不得獎之於楊士弘而言,是給自己的團隊一個肯定,而他的金曲獎入圍心裡話,也早早預錄好,現在已經在自己的Podcast節目《說說說說你愛音樂》上架。


EP30 李洹宇 小忍、宇宙人小玉 #天能?天啊!諾蘭電影燒腦解析

本週嘉賓宇宙人小玉、李洹宇和韋禮安一起深度剖析克里斯多福諾蘭執導的電影。
三人以各自的角度探討〈TENET天能〉深埋的彩蛋外,也分享了彼此最喜歡與最討厭的諾蘭作品。
本集無雷,請安心服用。

#愛是第七維度


EP31 LINION #以自在的狀態,做出想要的音樂

LINION 挾帶著最新專輯《Leisurely》正式回歸,在專輯數位上架的前一晚,他帶著作品與我們一同聊聊製作過程、同時大方地讓我們搶先收聽這張專輯。

從小學習武術、練過散打,12歲開始學習吉他、國中改彈貝斯,而在恩師林少英的建議下,他下定決心前往美國流行音樂學院 (Musician Institute) 攻讀貝斯演奏學程 (Bass Performance Program)

LINION 的際遇都很獨特,18歲前往美國時,他並未先考取MI的入學資格,而是就讀當地的語言學校,熟悉環境後再致電表達入學的意願,隔天現場彈奏即通過入學試驗。
而回國的 LINION 正巧碰上 9m88 在找可以配合的貝斯手,因緣際會之下才做了 Session Player。

每張專輯之於歌手都是他們的「名片」;聊到兩張專輯的區隔,LINION 認為首張專輯《Me in Dat Blue》比較沉澱、憂鬱,主要以宅錄為主,他認為那樣的狀態並不是最好的自己,想再做一張專輯,讓大家重新認識 LINION ,於是《Leisurely》誕生了;這次他與大量的音樂人合作,除了由新銳製作人鍾濰宇操刀,並邀請 Deca joins 主唱鄭敬儒、陳嫺靜、雷擎等人featuring;還找了唐貓、Moonchild 合作鼓手 Efa Etoroma, Jr.、YELLOW 等樂團的樂手,一同完成這張專輯。

生命就是來玩的。
《Leisurely》的概念來自於父親教導的人生道理,他告訴 LINION :「你要放鬆才有天籟之音。」於是有了這張「放鬆與放空」的專輯,一起聽著 LINION 的音樂,進入 Neo Soul 的世界。

EP32 張傑 #汲取多元的音樂,做為自己成長的養分

張傑,以第二代南拳媽媽團員的身分出道;單飛後推出個人專輯,也擔任幕後製作人、替歌手寫歌,而這幾年他的生活重心又是什麼呢?本週一起聊聊張傑的工作與日常。

張傑國三升高一的暑假,在同儕的影響下開始接觸吉他、聽搖滾玩音樂;透過比賽簽了詞曲版權、進入阿爾發唱片擔任製作助理,正巧碰上南拳媽媽改組,被周杰倫欽點為第二代的成員;只想彈吉他、從未想過當歌手的張傑坦言,起初他的內心是感到排斥且不適應的狀態。而經歷過團體、再獨自闖蕩歌壇;除了衝刺歌唱事業,張傑這些年開始迷上健身,嚴格控制飲食及規律的自主訓練;對任何事情都全力以赴的他,還幫自己設定目標,參加了健體比賽,並獲得不錯的成績。

聊到五年後的樣子,張傑希望把自己的重心轉移到製作人與經紀人的身分,以自身經歷輔佐新人,期許自己未來能彈彈爵士吉他、做些想做的事情,渡過Chill的一天。


EP33 特別企劃 韋禮安跟你鳥鳥天 x WowLakers (上)

興奮到模糊!
WowLakers 來訪鳥鳥天,不聊NBA還可以聊什麼?

本集重點
#為什麼想做Podcast
#NBA停賽WowLakers只好聊兩性,沒想到意外地大受好評?
#還沒訪到,最想訪的人是誰
#透過Podcast重新認識一個人
#韋禮安學吉他的契機居然是為了把妹?!
#曾經很不喜歡《因為愛》的原因是?
#著作權科普!華特迪士尼的版權也會過期?


EP34 特別企劃 韋禮安跟你鳥鳥天 x WowLakers (下)

WowLakers 來訪鳥鳥天,韋禮安大方分享高中時期的告白經驗

本集重點
#出道十年仍不忘精進自己,歌唱老師大有來頭!
#終於和自己的偶像合作,卻直呼都是對方的錯?
#第一次告白就失敗?!不是會吉他自彈自唱就能成功?
#分眾的時代,已經快要沒有流行音樂?
#成功模式能被複製嗎?自己討厭的歌卻是大眾喜歡的HIT SONG
專輯資訊
曲序
歌曲
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