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倫舞曲
歌手:阿吉亞斯樂隊
2020-06-05 | 國語音樂
專輯售價:57元(3首)
歌手專輯排行
延伸聆聽
專輯資訊
阿吉亞斯,在錫伯族語言裡是“小眼睛”的意思。主唱華詩海爾丹就來自新疆伊犁察布察爾錫伯族自治縣,是個土生土長的錫伯族人。作為樂隊的創始人之一,華丹組隊的初衷就是想將錫伯傳統文化與現代理念融合,將民族與搖滾結合,而這一想法也得到另一創始人李鑫的支持,並於2013年攜手成立了具有錫伯族音樂風格的阿吉亞斯樂隊,樂隊成員也由來自錫伯族、漢族的年輕音樂人共同組成。他們以錫伯族文化為核心,潛心挖掘和提煉錫伯族民間音樂特點,並將錫伯族樂器東布林和菲特可納融合其中,在保留錫伯族音樂色彩的同時,不斷加入多元化的嘗試,形成了獨出一幟的音樂風格。
阿吉亞斯樂隊的作品及創作靈感皆來自錫伯族傳統文化及風土人情。錫伯族,一個為禦敵護國把自己民族的興衰存亡溶入時代浪潮的民族,清乾隆年間從大興安嶺舉族西遷新疆,肩負國家賦予的使命萬裡征塵,可謂歷盡風沙雨洗。但即使拋離故土,自強不息的錫伯人也從未悲切,戍守西關,北墾安居,將開拓進取、英勇不屈的西遷精神注入一代代錫伯兒女的心田。
在阿吉亞斯的音樂裡,沒有俗套的程式和文化的隔閡,他們用自己對音樂的理解將流淌在血液裡的民族旋律與現代音樂元素緊密融合,每一首音樂作品背後都蘊含著寓意深遠的故事,配合錫伯族傳統樂器東布林的琴聲,綻放著蓬勃激昂又堅定奔放的生命力。即使你未曾到過新疆伊犁察布察爾那片寬闊自由的熱土,一定也會被他們音樂飽含的赤誠所感染,跨越語言的壁壘,聽到錫伯族人無屈大漠驅馳,一路西遷的壯烈雄威;感受到錫伯族舞曲的包容萬象,熱情洋溢;亦能從宛轉悠揚的吟唱中穿越時空隧道,聽到對故土的呼喚與眷念。
此次EP收錄了《貝倫舞曲》、《葉琪娜》、《紮克初勒登登》三首阿吉亞斯樂隊將錫伯族音樂與現代流行音樂融合的傾心之作,EP同名單曲《貝倫舞曲》取材自被錫伯族人稱為“生命舞蹈”的貝倫舞。在錫伯族人眼中,貝倫舞是他們獨具標識性的文化符號,無論是節慶儀式還是日常生活,只要音樂響起,能歌善舞的錫伯族人就會用舞蹈表達自己,用藝術禮贊生命。作為錫伯族兒女,華丹將滋養自己成長的民族文化精華吸收到音樂創作中,希望將這份來自家鄉的熱情與記憶傳遞給大眾。
《紮克初勒登登》是一首歌頌錫伯族精神的讚歌。當前奏帶有強烈壓迫性旋律響起的那刻,一股勢不可擋西遷力量瞬間震撼人心,“我不能忘記我來自哪裡,出生的山谷裡有哭聲響起。祖先的鮮血已注入我身體。”錫伯族傳統器樂聲與搖滾樂完美碰撞,每一個音符盡顯英雄氣魄,發出擲地有聲的呐喊,放佛身後正有一支所向披靡的鐵血軍團浩蕩襲來,錫伯族人骨子裡堅定不移、豪情壯志的民族精神透過音樂得到淋漓盡致的表達。而《葉琪娜》講述的是一位美麗的錫伯族姑娘葉琪娜的故事。阿吉亞斯樂隊將這個在錫伯族廣為流傳的故事用現代音樂敘事方式進行全新演繹,輕快溫暖的旋律像伊犁和煦的暖風拂面而來,流露出鐵血錚錚的男孩其實不善言辭卻又溫暖柔情的一面。
成立七年之久的阿吉亞斯樂隊,憑藉對音樂的無限熱愛和執著,以及錫伯族的文化傳承在音樂的征途中大膽嘗試創新,不斷刷新自我。在流量為王和音樂快消的今天,阿吉亞斯樂隊未曾迷失和隨波逐流,他們堅持用錫伯族語言創作和演唱,表達的不僅是對現代錫伯族音樂的理解,更以傳遞民族文化為己任,帶著對自然和生命的敬畏,在傳統與現代間不停追尋靈魂的聲音。
專輯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