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黎河
歌手:阿吉亞斯樂隊
2020-08-18 | 國語音樂
專輯售價:38元(2首)
歌手專輯排行
延伸聆聽
專輯資訊
來自伊黎河畔的呼喚
引路遊子眷戀家鄉之歌
錫伯族音樂和現代搖滾的完美融合
阿吉亞斯樂隊全新EP《伊黎河》震撼上線
用拳拳之心傳遞錫伯民族的時代旋律


繼2020年6月發行第一張EP《貝倫舞曲》後,阿吉亞斯樂隊再度強勢回歸,第二張EP《伊黎河》全新上線。此次專輯承襲阿吉亞斯慣有將傳統民族音樂與流行結合的創作理念,收錄了《伊黎河》、《這是我可愛的母親》、《德爾溫恰克》三首原創作品,依然保留著錫伯族鮮明濃烈的音樂色彩,全方位展現了搖滾樂的多樣性,形成了獨樹一幟的屬於“阿吉亞斯”的音樂風格。

「以音樂描繪情感,遠方即家鄉」
如果音樂有記憶,那麼錫伯族文化,就是留存于阿吉亞斯樂隊生命中最獨特的印記,是融入血液裡的音樂魂。從歌頌孕育一方錫伯人的蜿蜒婀娜的《伊黎河》到記述承載年少回憶的家鄉察布查爾的《這是我可愛的母親》,每一首阿吉亞斯樂隊的作品,都來自錫伯民族的汲養,故土的眷戀,家鄉山水的回憶,一草一木的情意,他們以音樂為筆,為所感念的錫伯族熱土描繪出更絢麗的色彩。
EP同名主打歌《伊黎河》是一首流行於錫伯族的當代歌曲,由錫伯族學者吳紮拉•亞沙於1978年創作完成,表達出走遊子對家鄉伊黎河的歌頌和眷戀。阿吉亞斯將這首在錫伯族家喻戶曉的歌曲進行重新改編,融合了搖滾樂的精神氣質,以流行的音樂形式給這首曾被吳紮拉•亞沙侄子英剛帶到海拔6139米的東昆侖山玉珠峰唱響的旋律賦予了新的呈現和表達。值得一提的是,EP封面上錫伯語名稱是由主唱華丹的父親用書法撰寫而成,也通過古老的錫伯族語言將錫伯民族的精神傳遞給子孫,父子二人以不同的方式共同表達對家鄉的熱愛,以及對吳紮拉•亞沙先生致敬與紀念。
與阿吉亞斯樂隊其他描寫家鄉的作品不同,此次專輯收錄的《這是我可愛的母親》這首作品是首次將目光投射到錫伯族聚居的小城——察布查爾,這也是主唱華丹成長的地方。回溯歷史長河,錫伯族人從東北西遷到察布查爾已逾256年之久,他們時刻秉承著西遷精神和民族大義,將生命融於這片新墾的土地,將堅強與熱情的性格刻入民族基因。身為錫伯兒女的樂隊主唱華丹心懷赤子之心,一直致力於用音樂傳播錫伯文化,在創作中融入對故土的眷戀之情。

「錫伯樂器✖️流行音樂,試驗古今音樂碰撞」
“德爾溫恰克”在錫伯語言中是指由錫伯族民間樂器東布林演奏出的一種聲音。“德爾溫”是右手在琴弦上掃弦發出的聲音,而“恰克”則是左手在琴弦上制音得來。據主唱華丹講述,錫伯族人在跳貝倫舞的時候,只要舞者對東布林琴手說來一段“德爾溫恰克”,東布林琴手就可以信手拈來,錫伯族人就會跟隨音樂繼續舞蹈。
阿吉亞斯創作《德爾溫恰克》這首歌曲時,巧妙的將“德爾溫恰克”的節奏律動與人聲、東不爾琴、搖滾樂相融合,進行了全新的嘗試,加上樂隊整體嚴絲合縫的默契配合,緊密且層層遞進的鼓點,清亮悅耳的吉他聲與東不爾琴遙相呼應。結尾段節奏有意逐漸加速,將整首作品情緒推向高潮,並在節奏快速變化中戛然而止,令人在速度與熱情的追逐中通體酣暢,也將錫伯族音樂激昂熱淚的情緒表達的淋漓盡致。


「關於阿吉亞斯樂隊」
阿吉亞斯,在錫伯族語言裡是“小眼睛”的意思。主唱華詩海爾丹就來自新疆伊犁察布察爾錫伯族自治縣,是個土生土長的錫伯族人。作為樂隊的創始人之一,華丹組隊的初衷就是想將錫伯傳統文化與現代理念融合,將民族與搖滾結合,而這一想法也得到另一創始人李鑫的支持,並於2013年攜手成立了具有錫伯族音樂風格的阿吉亞斯樂隊,樂隊成員也由來自錫伯族、漢族的年輕音樂人共同組成。他們以錫伯族文化為核心,潛心挖掘和提煉錫伯族民間音樂特點,並將錫伯族樂器東布林和菲特可納融合其中,在保留錫伯族音樂色彩的同時,不斷加入多元化的嘗試,形成了獨出一幟的音樂風格。
成立七年之久的阿吉亞斯樂隊,憑藉對音樂的無限熱愛和執著,以及錫伯族的文化傳承在音樂的征途中大膽嘗試創新,不斷刷新自我。在流量為王和音樂快消的今天,阿吉亞斯樂隊未曾迷失和隨波逐流,他們堅持用錫伯族語言創作和演唱,表達的不僅是對現代錫伯族音樂的理解,更以傳遞民族文化為己任,帶著對自然和生命的敬畏,在傳統與現代間不停追尋靈魂的聲音。
專輯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