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情萬有 全創作專輯
歌手:邱烈豐(Andy Qiu)
2020-11-27 | 國語音樂
專輯售價:380元(20首)
歌手專輯排行
2
3
延伸聆聽
專輯資訊
做音樂不容易。在印尼做華語原創音樂更加不容易。

印尼華裔創作歌手邱烈豐推出全創作專輯『豐情萬有』用各種音樂曲風呈獻情歌。展現情歌不同的樣貌及烈豐多元的音樂創作方式。有饒舌﹑抒情﹑搖滾﹑R&B﹑EDM﹑等音樂風格。所指的情也其實不撣撣只是愛情。

音樂的編曲依然保留著現代樂器與印尼地方傳統樂器的融合。這也成為了烈豐一貫的音樂特色。這次有聽到印尼加里曼丹島達雅族的傳統樂器薩佩(Sape)。這是烈豐結識了加里曼丹的音樂人之後的新的合作。還有一种很獨特的印尼西爪哇巽他族的傳統樂器叫卡林頂(Karinding)。

印尼的官方數據顯示華人只佔了總人口的1.2%。但許多非官方數據估計實際上是有5%。當中種種原因影響了官方數據與實際情況的分差。中文和中華文化在印尼曾被禁32年。導致大部份的印尼華人都不會說華語。揭禁後也還需要很漫長的時間重建中文基礎﹐重新發展中文。因此﹐在印尼做和中文有關的工作會比較困難﹐活動範圍小﹐發展機會少。但雖然如此﹐依然有一群人默默地為印尼的中文發展耕耘﹐努力付出。

邱烈豐是當中的一個。用有限的資源自學的中文﹐然後投身印尼的中文領域工作。多年來從事傳媒工作﹑電臺播音﹑節目製作﹑電視主持﹑音樂唱作﹑華人青年社團等。烈豐希望能努力為印尼的中文發展做出貢獻並且讓外界更了解印尼的華人。

從上一張專輯開始﹐烈豐把印尼當地傳統樂器融入到他的音樂作品里。希望製作一張有印尼特色的華語專輯﹐為大家介紹印尼美妙的多元文化。這次也挑戰自己創作出更多種音樂曲風。還破天荒地用他小時候從長輩們口中學到的潮州話創作了一首饒舌歌曲『清明過紙』。述說他們在印尼小漁村的生活及努力保留華人傳統習俗的精神。



【曲目介紹】﹕

01. 清明過紙(潮語) Ancestor Worship (Teochew)

我用我家鄉的話來記錄對它的牽掛。

潮語饒舌歌曲。

生長在印尼廖內省的海上小漁村讓我對這個地方有著一種特殊的情感。從前我們的生活只局限在這裡聯在一起的兩個村子。一個叫以諾河口(Kuala Enok)﹐另一個是我住的紅土(Tanah Merah)。外界都統一把我們這兩個村子稱為以諾河口(Kuala Enok)。

從前在這裡有兩百多戶華人家庭。但因為過去十多年治安很差﹐華人紛紛搬離這個地方。目前只剩下大約125戶華人﹐佔全村總人口不到3%。華人是大概在1917年來到這裡的﹐大多數是來自廣東潮汕地區。所以從前這裡的華人都會說潮州話。就算不是潮汕或潮州人﹐這裡的華人都會說潮州話。但很可惜現在這裡的小朋友很少說潮州話。到我這第三代還幾乎都會說﹐但第四代大多都只是說印尼語。就算爸媽和他們說潮州話﹐他們也會用印尼語回答。

這個現象是令我很擔憂的。我擔心在不久的將來﹐這裡就沒有人說潮州話了。語言是我們身份的象征。如果不會說自己的語言了﹐華人這局說詞也大概只是一個軀殼罷了。

所以我就有了這樣的一個想法﹐想用音樂來傳承我們的母語潮州話。也希望透過這樣的方式來吸引年輕朋友們學習並使用潮州話。我以我有限的朝語能力﹐和童年對朝語的記憶﹑大膽的寫了一千多個字的饒舌歌曲。為了這首歌﹐我還特別請教了新加坡的潮語老師林仰忠老師。他也是新加坡非常非常少有的潮語新聞播報員。很感謝他很有耐心的回復我的信息並解答我對潮語的許多問題。

最後﹐還是要提以下這首歌里滿滿的思鄉情。我把我們過去最朴實的生活點滴寫進去﹐希望同鄉們聽了會有共鳴和熟悉感﹐也希望能透過這個作品讓外界知道在印尼的偏鄉有我們這一群華人在努力生活之外﹐我們也很努力的保留許多我們華人尤其是潮州人的傳統習俗。我們不願意讓它那麼快就消失。

選擇清明節作為題材是因為這是我小時候最期待的節日﹐我們對這個節日的情感很深﹐到現在都還是會大事慶祝和保留清明節的一些習俗活動。清明節到來時也是我們村子一年當中最熱鬧的時刻。甚至比農曆新年還熱鬧。清明節來臨時有很多游子或已經搬到外地生活的人回返鄉來掃墓。農曆新年都沒那麼多人返鄉。我也是儘量每年清明節都回去。除了祭拜父親和其他已故的長輩們之外﹐我很享受再次回到家鄉做回一個鄉巴佬的感覺。我甚至很希望大家還是依然把我當成當年那個瘦瘦干干的傻小孩。能看到一張張熟悉的面孔﹐聽他們說着熟悉親切的潮州話﹐心裡的喜悅是難以形容的。雖然我不記得他們每個人的名字﹐但他們的臉孔和親切的笑容一直都烙印在我的心里。

我花了很長的時間才完成這個作品。裡面如果還有措辭和不正確的地方還清大家多多指教﹐多多包含。如果你喜歡的話﹐麻煩幫我把這首歌曲分享給說潮州話的人。讓大家知道在印尼的小漁村也有我們這一群深愛着潮語的人。謝謝。

邱烈豐
2020年9月8日 印尼西部時間晚間22點27分


02. 夢畫 Just A Beautiful Dream

印尼華裔創作歌手邱烈豐以融合印尼地方傳統樂器與現代音樂結合為特色﹐創作出這首優美又有異國風情的『夢畫』。透過這首歌曲想讓大家更加認識印尼西爪哇巽他族的傳統樂器佳隆(Calung), 傑果甘(Jegogan), 竹笛(Suling), 加美蘭(Gamelan), 肯當(Kendang)。巧妙的融合在現代的節奏裡。

旋律輕柔淡雅,把人帶入一種似真實似夢境的氛圍裡。用音樂感受印尼的異國風情吧!


03. 淋陣雨 In The Heavy Rain

邱烈豐以一首新作品『淋陣雨』向印尼華語原創音樂的先驅林震宇先生致敬。

印尼的華語原創歌曲發展緩慢。常年來甚至可說是有退無進。原創的華語歌曲目前在印尼國內幾乎是沒有市場。但有一個人多年來不泄地堅持為印尼華語原創做貢獻。他是林震宇。以印尼第一支華語原創樂團『東風』的主唱身份出道。2003年在印尼祖國之聲唱片公司旗下發行『東風同名專輯』﹐迅速在印尼躥紅。在當時中文剛接禁不久的印尼﹐東風樂隊可說是印尼華語原創音樂的先驅。於是他們在印尼各地和各電視臺的演出邀約不斷﹐甚至有機會到中國發行他們的專輯和做宣傳。這是印尼史上前所未有的。東風的『後悔』﹑『等你的選擇』等歌曲在許多印尼華裔青年心裡留下深刻的印象。

與唱片公司的合約到期之後﹐林震宇單飛﹐以獨立音樂人的身份繼續發表他的華語原創作品。林震宇不僅僅發表自己的個人專輯﹐還為其他人寫歌。為對華語原創歌曲有熱誠的印尼青年免費寫歌和製作單曲。他希望有朝一日印尼本土的原創華語歌曲能被廣大的音樂愛好者接受與認可。

對邱烈豐來說﹐林震宇是自己早期的偶像﹑如今的老師﹑音樂夥伴﹑和共同為印尼華語原創而努力的戰友。他為印尼華語原創長期默默的付出是烈豐非常敬佩的。

透過這首作品﹐烈豐以諧音『淋陣雨』向林震宇先生致敬。曲風涵蓋了抒情搖滾和饒舌說唱。也不忘了在歌曲的前奏為大家介紹印尼加里曼丹達雅族的傳統樂器薩佩(Sape)。


04. 傷心季 Season of Sorrow

印尼華裔創作歌手邱烈豐﹐今年第五首新作品。前面四首新歌呈獻出四種音樂曲風﹕饒舌﹑抒情﹑電音﹑搖滾。應該到了節奏藍調的時候了。也滿足了烈豐創作各種不同音樂曲風的意愿。

一個『傷心季』有多長﹖什麼時候開始﹖何時才結束﹖它會突然來襲﹑需要一段時間才過去。


05. 謝謝你只在心裡說 Not Move On Yet

邱烈豐2020年最新音樂作品。用輕饒舌曲風述說一段過去的愛情。當你再次遇見那個你意為會一起廝守到永久的人﹐心中的感觸是怎麼樣的﹖烈豐選擇的是謝謝﹐但卻沒有勇氣當面對她說。是否其實都還沒放下﹖很有意境與故事性的歌曲。

特別為大家介紹編曲裡採用的一種獨特的印尼傳統樂器叫卡林頂(Karinding)。這是一种很獨特的印尼西爪哇巽他族的傳統樂器。以竹子制成。彈奏的方式是把卡林頂中間的部分用嘴唇夾住,然後用手指拍彈樂器的尾部。拍彈的當兒口吸氣來讓它發出各種聲音及節奏。

此外,這首饒舌歌曲的編曲也加入了印度的弦乐器锡塔尔(Sitar)。加強了這首歌曲異國風情的感覺。


06. 心相連 Joined Hearts

時下流行的電子舞曲也成為了邱烈豐的最新作品的曲風。喜愛印尼傳統樂器的邱烈豐也不忘把印尼獨有的甘美蘭傳統音樂元素融入在其中。保持了一貫邱烈豐創作華語流行音樂的風格。
『心相連』這首歌表達的是思念。兩個人分隔遙遠﹐心卻依然連在一起﹐依然相信有一天能再相聚。


07. 在一個人的世界長住 Permanent Resident in The Lonely World

用時下流行的EDM電音來創作情歌對烈豐來說是新的喜好。美妙的EDM帶給人很大的想象空間。

當你愛的人忍心拋棄你的時候,感覺就像被全世界拋在背後。那種絕望和傷感會讓人感覺這世界上已經沒有人在乎你。情緒陷入了谷底。不想見任何人,不想聽任何勸。就只想自己漸漸消沉。

陷入一段時期的傷感是必然的。但人也要懂得走出悲傷。經歷過感情的挫折要更懂得如何處理感情的失敗以及傷感的情緒。要學會在挫敗中讓自己變得更堅強。要懂得學會把愛看清楚。要學會把感傷化為感悟。


08. Saatnya Pasti Tiba 一定會到來 The Time Will Come

這首歌曲饒舌的部分是中文,副歌的部分是印尼文。用兩種語言來鼓勵聽到這首歌曲的人。在努力的過程中,失敗一定多過成功。只要我們懷抱希望,不言放棄,美好時光一定會到來。

不僅歌詞是中印尼文結合,編曲裡運用的樂器也如此。其中有印尼西蘇門答臘米南加保族非常獨特的竹笛撒陸昂(Saluang)。還有美妙的加美蘭(Gamelan)、西爪哇著名竹筒乐器昂格隆(Angklung)豐富的傳統與現代元素融合在这首歌里。创造出印尼独有的现代加传统、华语加印尼语的音乐。


09. 走路真好 Happy Walking

你喜歡走路嗎?走路其實也是休閒的一種。走路時我們可以仔細欣賞周圍的風景、觀察人事物、環保又健康。開車、騎摩托車、踩腳踏車都沒有走路來的自在。

這首歌以交通工具來反映人的成長。求學時期沒有交通工具。每天從宿舍走路到學校,走路去吃飯,走路去賣東西。之後可能存了一點零用錢買了一部腳踏車。踏入社會工作後有了收入,買了一台摩托車。經過多年的努力打拼,終於有能力買了一輛汽車。往後還可能買得起第二輛、第三輛、第四輛車。到了那時,可能你反而會覺得當初走路的時候是你人生最快樂的時候。

編曲采用了中、西、印三大元素完成。有古箏和二胡這兩種在印尼最為人知的華族樂器。印尼傳統樂器方面有竹筒樂器昂格隆(Angklung)和加美蘭(Gamelan)融合在現代的旋律裡。


10. 看見世界的美好 A Better World

疫情的發生難免令人焦慮不安。我們有更多時間待在家裡。有些人跟家人相處的時間變多了,有些人獨處的時間更多了。但這個時候也讓我們把一切放慢,有時間用心去體會世界的美好。有些美好其實來自於心,只是工作的忙碌與壓力讓我們沒去感受這些美好。寧靜的清晨、陽光出現的那一剎那、一個微笑、朋友發來的兩個字“加油”、新聞裡為兩個女兒擺攤賣油條的單親爸爸、外面的那片藍天、還有很多很多。

希望這首歌曲可以為你帶來平靜和嘴角微微一笑。

Being in the music business is not easy. It is even more difficult to be in the music business of original Chinese music in Indonesia.

Indonesian Chinese Singer-Songwriter Andy Qiu releases new full creative album “Feng’s Love Appearances”. Using various type of music genres to present love songs. Showing the different appearance of love songs and Andy's various music creation abilities. There are rap, pop ballad, rock, R&B, EDM, etc. The loves in this album are also various kind of love.

The music arrangement still retains the fusion of modern instruments and traditional Indonesian instruments. It has already become Andy’s unique character of music. This time we can hear a sound of an Indonesian traditional instrument from West Kalimantan called Sape. This was the first collaboration of Andy and Kalimantan musician. There is also a very unique instrument from West Java called Karinding.

Indonesian official statistics show that Chinese only make up 1.2% of the total population. But many unofficial statistics estimate that it is actually 5%. Various reasons have affected the difference between official data and actual conditions. Chinese language and culture were banned in Indonesia for 32 years. As a result, most Indonesian Chinese do not speak Chinese. After the ban is lifted, it still needs a long time to rebuild the Chinese language foundation and to redevelop it. Therefore, it will be more difficult to do Chinese-related jobs in Indonesia, the scope of activities is small, and there are few development opportunities. But even so, there is still a group of people working hard for the development of Chinese language in Indonesia.

Andy Qiu is one of them. With limited resources, he self-learns Chinese and then works in the Chinese language field in Indonesia. Over the years, he engages himself in Chinese media work, radio broadcasting, program production, TV hosting, music creating and singing, Chinese youth societies, etc. Andy hopes to contribute to the development of Chinese language in Indonesia and let the world knows more about Indonesian Chinese.

Since his last album, Andy has integrated local Indonesian traditional musical instruments into his music works. Hoping to make a Chinese album with Indonesian characteristics, introducing Indonesia’s wonderful multiculturalism. This time he also challenged myself to create songs in more music styles. He also used the Teochew dialect he learned from his elders in his childhood to create a rap song "Cengmeng Guezua" for the first time. Describing their lives in a small fishing village in Indonesia and their efforts to preserve the traditional Chinese customs.
專輯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