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色
歌手:黑豹樂隊
2017-04-21 | 國語音樂
專輯售價:228元(12首)
歌手專輯排行
2
3
4
延伸聆聽
專輯資訊
成軍三十周年
始終熱血不變
新專輯,新征途
繼續用音樂與世界對峙
黑豹樂隊三十周年全新專輯《本色》
4月21日全球發佈
三十年熱血不變,本色續寫搖滾新篇章
回頭看中國搖滾歷史,黑豹樂隊是一支擁有眾多紀錄的隊伍。他們是中國搖滾樂第一代的代表名字;也是迄今為止,在同時代搖滾偶像中唯一一隊人員齊整且從未解散過的樂隊。在中國搖滾三十年的歷史中,堪稱傳奇。
三十年的樂隊歷程,先後出版八張專輯,作品數量不算多。其中當然有樂隊主唱更迭的問題,其中甚至有相當長一段沉寂期,樂隊長期沒有新作產生。但所幸的是,不管節奏快慢,三十年來過十任的主唱變更,而樂隊卻始終屹立不倒。音樂風格始終堅持流行重搖滾風格,並在這個音樂風格上穩步前行。每一任新主唱的到來總能帶來不同感覺。新舊不斷交替使得黑豹樂隊音樂也總能保持延續性和新張力。
2013年,張淇加入黑豹。比起之前幾位老大哥,張淇這位從選秀脫穎而出的歌手,不光是年輕,而且帥氣。搖滾樂隊當然不需要顏值作為剛需,但主唱英俊有魅力自然會給樂隊加分不少。而關鍵是張淇給樂隊帶來的化學作用體現在那股心氣上面。三十年的沉澱,黑豹在老辣的音色和架構基礎上,張淇用自己在創作上和演繹上的青春和力量,幫助樂隊一起走到另一個階段上。自2013年張淇加入,樂隊的節奏明顯加快,幾乎以每兩年發表一張專輯的速度,勻速前進。樂隊進入正向迴圈——如眾多國外成名多年的搖滾樂隊一樣,成竹在胸,堅定的穩步前行。
新專輯《本色》較之上一張《盡餘歡》,整個樂隊也是憋著一股勁。比起近年的專輯,他們不再發出“我們是誰”的疑問,或是“盡餘歡”的遲暮,而是要用最直接的方式來表達樂隊對音樂執著的熱愛,以及老牌樂隊堅韌老辣的衝勁。作品從音樂創作,到歌詞撰寫,也緊扣這個時代的脈搏:與時俱進的同時,更是清醒地站在現代社會對立面,用始終如一的搖滾精神,對質著、詬病著時代的病症。新專輯起名《本色》,不是要“回歸本源”,而是要用最黑豹的方式,高聲喊出“不曾改變”堅持。
專輯第一首歌使用問句形式作為標題,《How Do We Find A Way》以大氣、精煉的旋律和配器當之無愧的成為第一主打。歌名更是巧妙,充滿寓意。難怪一經發佈,即獲得大眾喜愛,更被某著名品牌選為產品合作曲。
黑豹同時用幾首歌回應了對他們沒有信心的人。之前推出的《鍵盤•狹》很明顯針對網路暴力,硬搖滾打出拳頭的力量,讓只會動動嘴皮子的鍵盤俠們也嘗到反擊的耳光。《低頭士》諧音用得不錯,更精彩的是內裡吉他和鼓的音色,黑豹最典型味道完全呈現。張淇作為有觀察力的年輕人,感受到新一代對手機和網路過分依賴以及它們帶來的負面影響。這也讓人想到黑豹之前每張專輯裡都有一些與現實生活相關聯的批判作品,這是血脈在延續。
當然無論新老歌迷,該去欣賞的還是歌曲中濃濃的黑豹味道在今天的更新。《孤獨的靈魂》張淇用漂亮的高音配合鍵盤與吉他,在優美中帶著一點孤寂。《Back to Rock》有標誌性三大件配合,李彤吉他音色還是那麼容易分辨,只是在新時代中有了一些歲月沉澱。《戰》和《無畏》等歌曲一首首下來整體一點不減速,每一首都帶著十足張力往前沖,幾位老隊員與張淇一同開足馬力,用熱血續寫老炮故事。這些充滿對抗和力量的標題與歌詞,都暗示著搖滾人不為時間改變、不為環境所影響的堅持。只是最後才用一首《放不開你》展現一把柔情,所有成員共同創作保證了旋律品質。
對於當下一些聽眾而言,可能黑豹這樣的老樂隊再出專輯總是有與現在音樂風潮脫節的意味。事實上在歐美像Bon Jovi,Metallica等老牌藝人推出的專輯一樣都有他們當年濃濃的味道,不刻意追求與最新流行風格一致。搖滾樂感動人也不是如何往潮流上靠,而是在於手中的活兒和心中信念。
《本色》是黑豹樂隊執著搖滾精神的體現,而他們在搖滾樂浸淫三十年積累的經驗和技術,也表現在每個編配和演繹的細節中。爆發力極強的十幾首歌在現場聽來可能會更有感染力。這艘搖滾大船,他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How Do We Find A Way》打破迷霧勇往直前
開場曲《How do we find a way》已能看出黑豹樂隊當下毫無疑慮的堅定狀態,一點點往上推的演奏如同歌詞中那團火一般燃燒起來。這首全英文的歌曲是由成員包攬創作,飽含深意的歌詞將“你的心會再次跳動,只是給它時間,看起來你可能已經走到盡頭了,你仍然想要她,你需要她,讓你活著,像一團火”等如火般的熾熱情懷傳遞出來。廣闊的公路上成員們一路前行,從陰霾駛向晴朗,我們都在自己的路上前行,雖然迷茫過、無助過、但心懷希望,終將一路坦途。

《鍵盤•狹》用硬搖滾重拳擊碎網路暴力
俠客原本指的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守德仗義之人,而網路鍵盤俠往往只從自己狹隘的視角裡看世界,以為自己“替天行道”,實則不分青紅皂白。他們擅長在網路上“大展身手”,把自己狹隘的世界觀以最消極的形式傳遞給他人,從中獲得快感。歌名取義“狹”亦是黑豹樂隊通過《鍵盤•狹》這首歌曲將網路鍵盤俠的真實狀態還原,以硬漢姿態面對鍵盤俠的中傷和詆毀,同時也告訴世人,不要因鍵盤俠的指責而懷疑自己,因為他們只不過是“被現實一拳打翻在地上”的失敗者。

《孤獨的靈魂》哪怕只剩一點力量也有不放手的執著
黑豹樂隊成立至今《本色》是第八張專輯,無論新老歌迷,該去欣賞的還是歌曲中濃濃黑豹味道在今天的更新。《孤獨的靈魂》張淇用漂亮高音配合鍵盤與吉他,每一句持續的吟唱與呐喊,在優美中帶著一點孤寂。“就讓我放聲呐喊 直到黑夜的盡頭 哪怕還剩一點力量 微弱的脈搏 仍不放手的執著。”這首歌更像黑豹三十年作為搖滾神話不偏不倚的自白,這些年的經歷無法用詳盡的語言訴說,能夠堅持到現在少不了無數次的堅持與不放手的執著。

《熾熱》相信自由捍衛永遠年輕的熾熱
《熾熱》,吉他顯得張揚,像火苗一樣發散,捍衛年輕的熾熱拋開多餘自責。對於像黑豹這樣的老樂隊來說,沒必要糾結每次變換時人們的疑慮和指責,畢竟多年技術和底子在那裡。只記得燃燒,只記得用力,只嚮往飛行,捍衛永遠年輕的熾熱。Fire!

《Back to rock》忘記一切今夜盡情搖滾
唯一一首整首歌都充滿了“rock”的氣氛與情緒,直白盡情地釋放所有天性,是享受舞動的rock,是忘記時間的rock,也是燃爆一切的rock!用放肆的歌聲“慫恿”著聽眾放下身上的包袱,在還有熱血的時候去享受自由。《Back to rock》有標誌性三大件配合,李彤吉他音色還是那麼容易分辨,只是在新時代中有了一些歲月沉澱。

《低頭士》耿直發聲警醒世象
《低頭士》則更具現實感,將人們日常生活中的“常態”赤裸的展現出來,在網路發達的年代,一部手機就成為了人們全部的世界,我們不再用筆寫字,我們不需要紙質信件的往來,甚至不用費力敲擊鍵盤一則語音即可完成交流,我們不用行走,只要低頭看著螢幕就能流覽全世界,科技成為一切,機器降低了人與人之間的“溫度”,最糟糕的是,我們每個人都很享受這一切。所以每一位“低頭士”都是“患者”,這個世界“病了”! 張淇作為有觀察力的年輕人耿直發聲,黑豹用音樂與現實社會現象展開正面對質。這也讓人想到黑豹之前每張專輯裡都有一些與現實生活相關聯的批判作品,這是血脈在延續。

《無畏》用熱血續寫老炮兒故事
《無畏》則可能像一杯深水炸彈,二氧化碳帶著酒精沖上腦,直接就開始High,敢跟全世界為敵,激動人心。由張淇創作詞曲,包含深意的歌詞“我做事的風格全憑直覺安排,也從來沒有感到什麼意外,說我任性也罷古怪又難猜,那也是,我一個人自己來。”將成員不畏外界侵擾,只遵從內心,不軟弱不屈服的執著展現出來,或可窺見黑豹樂隊多年始終如一做搖滾音樂的原因。現在說起音樂都是電音、嘻哈,搖滾樂在榜單上已經幾乎沒有了,但黑豹還在堅持,想給這個時代看看什麼是男人應該有的樣子。

《較量》被規則束縛著的是夢還是醒
為數不多集黑豹樂隊成員集大成的一首歌,將普通人在現實生活中被規則束縛捆綁但又和自身欲望相排斥的無力放大。“大夢了一場 跟自己較量 前路在何方 根本不去想 無盡的欲望 畏懼卻難防 如何去坦蕩”那些你茫然無知卻充滿期待的未來到底應該怎樣到達,是遵循規則服從信仰去遊蕩,還是服從欲望打破規則去探尋?

《戰》用最直白的言語和鍵盤俠正面衝擊
《戰》是專輯裡的第九首歌曲,這些歌一首首下來整體一點不減速,每一首都帶著十足張力往前沖,與張淇年齡不無關係。這也讓幾位老隊員開足馬力,跟著小夥子一起用熱血續寫老炮故事。這些充滿對抗和力量的標題與歌詞,都暗示搖滾人不為時間改變不為環境所影響的堅持。《戰》以輕鬆的歌詞表達了黑豹對網路鍵盤俠的態度,看似挑戰,實際上則是霸氣十足的正面回應——看我不爽,你就放馬過來。這才是真正的搖滾態度,不是玩世不恭,也不是消極避世,更不是頹廢墮落,而是直面內心的想法,勇敢表達。

《乾杯》我有一壺酒足以慰風塵
《乾杯》可能更像一杯冰凍過的野格,初入口甜美帶有植物味道,但是三分鐘之後會渾身火燒。歌曲《乾杯》用波瀾起伏並不張揚的搖滾煙嗓遊刃有餘地吟唱著“日常”絲絲縷縷的歎息與悵然。日間的喧囂,夜間的霓虹,朋友的相聚,孤單的漫步萬千感受只能訴諸於酒,而《乾杯》正如樂隊30年一路的總結,陪伴到現在或者半路分道揚鑣,都可以一起喝一杯,講講三十年的故事,套一句音樂行當的行話,“我有故事,你有酒嗎?”。

《放不開你》用最細膩的文字描寫最真摯的愛
《放不開你》是開篇全英文歌曲《How Do We Find A Way》的中文版,由樂隊成員填詞,放在專輯最後與《How Do We Find A Way》遙相輝映,展現一把刻骨柔情。與英文版的大氣磅礴、撥開陰霾駛向晴朗稍有不同,中文版更加細膩用溫柔的筆觸描繪出了歌手心中的愛人“你知道我在意 你明白我的心 你還願意 陪我看 那每一程風景 所以放不開你”副歌反復的吟唱,將這一種波瀾不驚的大愛唱進人心。

《兄弟》用無數熱血鑄就三十年的堅持
《兄弟》是主唱張淇以遊戲為背景寫的歌詞,處在和平年代的現時兒郎縱有滿腔熱血也無法在現實生活中宣洩出來,所以喜歡呼朋引伴在遊戲裡闖蕩自己的江湖。遊戲也如同小型的社會,帶著熱血,用生命在呐喊,穿梭於沙巴克與瑪法世界,有兄弟一起肩並肩決戰沙城,這樣一份情誼也來得豪爽。
專輯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