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完荃
歌手:戴荃
2018-11-19 | 國語音樂
專輯售價:228元(12首)
歌手專輯排行
2
3
4
延伸聆聽
專輯資訊
戴荃《不完荃》
主打曲:《同時》《嫦娥》《東走迷》《春風》《神泣》


戴荃 《不完荃》 專輯文案

全能唱作人 戴荃
2018全創作專輯 《不完荃》
新融合主義 聽覺飛升

戴荃不只是《悟空》
戴荃寫往昔,寫當下,寫未來,同樣肝腸如火,色貌如花


音樂詩人加冕之夜,超級月亮懸掛天空

木心說:詩人加冕之夜,很寂靜。讀詩時,心中有似音樂非音樂的湧動,即可。

詩不限於文字,安藤忠雄可以把建築變成光線的容器,結構之中光的呈現被賦予生命的意義,當置身其中,妳才明白什麽是“光的詩人”。音樂壹樣也是各種意象、想法、靈感的交集,剎那間讓聽者達到理性面和感性面的融合,戴荃就是這樣壹位音樂詩人。

全新創作專輯《不完荃》呈現了戴荃音樂的多樣性,既然沒有壹種風格可以完全代表,那就給妳們壹張“不完荃”的專輯。在他的作品裏,創作的風格邊界消失了,壹切盡在主題中自由徜徉,各種風格元素交疊融合,音樂的想象被完全釋放,甚至天馬行空。顛覆掉流行歌曲寫作題材、結構、風格上的限制,戴荃如同壹個音樂世界裏的詩人,聽者最終停駐在他呈現的意象之上與情境之中。新融合主義,可以包羅萬象,但萬變不離其宗,壹個真正的風格調度者,每壹種風格都熟撚於心,為題材表達而運用。聽完整張專輯,聽者從不完荃了解到欣賞那刻,即是音樂詩人加冕之夜。


開啟上帝視角的創作大冒險,新奇是用來進步。

對於創作,戴荃說:“私以為,流行是用來賺錢的,新奇是用來進步的,當下最喜聞樂見的很可能在以前都是怪異的。”新奇不等於光怪陸離,矮子他看戲他看不著,聽者裏自有高人。戴荃在《東走迷》裏調侃了下當下的種種,妳走妳的陽關道,戴荃走他高難度的獨木橋。

不拘泥於市場的考量,讓戴荃的創作視角拉升得非常高遠,專輯開篇的《神泣》用世界音樂的方式,從宇宙看地球看人類,訴說人對環境的眷戀和依存;落幅的《醉夢行》泛調性的藝術歌曲肆意汪洋,在夢境中羽化成仙、臨江獨立。還有如《嫦娥》裏拾階而上又飛升上天,與嫦娥共舞壹曲。音樂編配奇妙,甚至險峻,如同壹場場華麗的創作大冒險。

戴荃還從中國的文學出發,去演繹他理解中的中國式說唱。 “三百五篇,孔子皆弦歌之”,太多中國的文字,只剩字數、平仄、韻腳,卻沒有留下曲。念白,在《晚歌》裏是韻,在《東走迷》裏是律。

當然戴荃也寫了許多自己的周遭,自己的往昔,自己的情感。《同時》寫的是當下,《小雨黃山》、《童謠》寫的是童年的記憶,《未知》寫的是身邊人的經歷,《春風》、《晚歌》是寫的幾種心緒,《秋後》、《喝湯》寫的是幾種思索。


海蝶音樂D++計劃開山之作,蟬聯電臺榜單冠軍

戴荃簽約太合音樂集團旗下海蝶音樂廠牌,海蝶音樂為戴荃啟動量身定制的“D++音樂計劃”,D++中的二個+分別是:希望通過戴荃融合中西音樂的創作理念,在太合音樂集團對原創的扶持之下,合力創造出更多優質的作品。首先由戴荃作為制作人尋找“國風原創音樂人”,聯合推動原創國風音樂人的挖掘和原創國風音樂的發展;其次作為創作人、制作人、歌手,展開與更多不同領域藝術家所進行的合作,真正意義上做到音樂與藝術相結合。

戴荃這次交付的《不完荃》也是“D++音樂計劃”的開山之作,壹張十二分誠意的專輯,十二首創作歌曲沒有任何兩首風格、主題雷同。專輯首波城市概念單曲《同時》、新融合主義“神”曲《嫦娥》接續拿下各大電臺排行榜冠軍之位。中國“新”說唱狂想曲《東走迷》壹經推出,也為戴荃帶來“神嘴跑江湖”的熱議。

貼合“D++音樂計劃”的概念,戴荃本次專輯在視覺上也做出突破,造型部分如同“不完荃”的概念,由新銳設計師JXXX提供的白綠飛天服,用解構的方式玩出不同的意味。封面設計、MV拍攝都嘗試了全新的視覺語言。音樂、文字、視覺高度結合,這張《不完荃》專輯也是新融合主義的開山之作。



1《神泣》

世間生靈相互依靠著存在,宿命從孕育的壹開始就已經奠定。我們依賴著環境,也摧毀著環境。付出與索取之間,如同初生的嬰兒,並不知道世界和宇宙的秘密。我們用自己的壹生,繼而壹代又壹代的壹生,去尋求與毀滅。無法明了生命的意義,無法領悟平衡的真諦,無法到達真理的彼岸,只能呼喚,呼喚,不停地呼喚。

奇特的合唱作開場白,取代了傳統的前奏;旋律化的主人聲,音樂編配卻是不主流的方式。豎琴、電音、無品貝斯、鋼琴、中國民族打擊樂、架子鼓、節奏loop,諸多聲音混合形成壹個並不怪誕且相互和協的整體。合唱貫穿在整首歌曲中,與主唱人聲扮演著各自的角色,壹個來自天上,壹個來自人間,共同傾吐與宣泄。演唱以真假聲混合交替,真聲訴說,假聲呼喚,悲憫而空靈。

2《同時》

因為音樂,戴荃來到了上海。關於這個地方,他說:2013年起我開始頻繁地出入上海,和壹群同在這裏的異鄉朋友相知相交。他們在這裏各自實現自己的夢想,各自拼搏。他們給了我很多難忘的時光,也給了我很多幫助和慰籍。時至今日,有人已經結婚生子,有人仍在拼搏,也有人離開了。不知他們是回到了故鄉,還是去了另壹個地方?

戴荃創作時腦海中的畫面是:在城市這壹角的我,和在城市那壹角的妳,是否同時做著同樣的事情,同時做著同壹個動作,同時歡笑、同時煩惱、同時尋找、同時哭泣、同時睡著、同時打開窗戶看著同壹個月亮、同時把自己關掉。其實每個拼搏在當下的人都不孤單,每壹刻都有人在城市的別處,與妳做著同樣的事。這是壹首希望他們都可以同時聽到的歌。

3《未知》

世上的不幸遠比想象中要多,戴荃這次寫的是壹個朋友的往事:他們在大學時相愛,熱戀壹年多後男生被查出患了絕癥,晚期。如很多小說中壹樣,家人勸過她放棄,她沒有,她陪他壹起去看了他最喜歡的城市。又是壹年半,男生離開了人世。她把玫瑰與骨灰壹起撒進了他家鄉的江裏,他是她唯壹真正愛過的人。她平靜地告訴了戴荃這些,她沒有哭。

無前奏處理,直接和鋼琴壹同訴說;憂傷潮濕的小調和偶然進入的幾個離調和弦,暗示著生命中的意外;間奏回旋式的弦樂重奏,陰郁的電吉他獨奏,加上Vibes電顫琴的點綴,仿佛絕望中帶著嘲笑;後半段似乎有了壹些明朗,但進入到長線條旋律的高潮,卻又嘎然而止,只剩壹把木吉他和壹個鋼琴,無助地支撐著重復的副歌旋律;再壹次掙紮之後,歌曲結尾處,是在飽含希望的溫暖傾訴中結束。如果改變不了,我們只能自己把自己擁抱。

4《秋後》

夜幕之下,是不壹樣世界,人們收起白天的諂笑,袒露內心的不屑,男人和女人間開始了又壹輪的博弈,這裏充滿著背叛與謊言,不安與惶恐,哭泣與嘶喊。浩劫之後的午夜街頭,遍地的疲累與不堪,失落與悔恨……春天和夏天給予了希望與果實,而秋後,凜冬將至。當荒誕與理想反目成仇,心中的凈土只能用搖滾與詩來譜寫。

搖滾?民謠?甚至透著古典的氣息。八度疊加的低音柱式鋼琴編配,壹開始就籠罩著頹廢低沈的情緒,隨即進入故事的陳述。訴說式的低沈唱腔,歌曲中的畫面被壹片濃霧籠罩著,沈悶得讓人無法呼吸。雙鋼琴編配,壹個近處伴奏,壹個遠處旋律,似分離出的雙重性格;弦樂每壹段變換織體,莊嚴中的神秘,沈默中的吶喊。終於在長久的沈寂後熱血沸騰,不顧壹切地放聲嘶吼,音樂也隨著吶喊的聲音慷慨激昂,張狂的電吉他,暴烈的架子鼓,伴隨著弦樂、鋼琴洶湧而來,壹浪接壹浪。最後唱到聲嘶力竭,筋疲力盡,人聲與音樂戛然而止,只剩壹臺鋼琴,如同故事的壹開始。

5《春風》

春天的降臨似乎總與愛情的發生顯得尤為般配。邂逅,猶如壹陣清風拂過,流水般柔軟。愛情,刻骨銘心,卻總逃不脫人面桃花。藏壹分寂寞,任指間流過,春風幾次笑我。

主旋律是復古民國風的感覺,長線條的旋律自帶OST感,而迷幻的音色鋪陳在整首歌曲之中,讓流行不會那麽中庸與乏味。歌曲壹起首就營造出溫暖卻又迷離的夢境感,仿佛秋風中的春風。二胡和Cool Jazz風格的鋼琴在間奏的對話,讓冷暖調性開始跳動,春天的愛情和秋天的感傷交織在了壹起。如絲絨般的二胡,似曲中的女子,若隱若現,捉摸不透;唱段與間奏風格的不同,仿佛是兩個空間來回交替,最後在結尾音樂中迷失自己,迷失愛情,留下永恒的問號。

6《小雨黃山》

那壹年五月的黃山,連綿的小雨,戴荃5歲,爸爸35歲。爸爸用雙反相機拍的那些黑白照片,定格著孩童的戴荃和青年的他。轉眼30年,又來了黃山,想去看看沒去成的北海,還有迎客松、半山寺、黃山賓館,不知道賣西遊記泥人臉譜的地方還在不在……這樣的記憶,或許壹生只有壹次吧?

輕松明快的節奏,復古而簡單的旋律,將80年代臺灣民謠與大陸民歌融合且埋設在編曲之中;歌曲前半段以指彈吉他為伴奏,竹笛為線條,手鼓為律動,帶出親近與悠遠,描繪著回憶的情景;戴荃兒時的小提琴是父親教的,因此也在其中演奏了壹段,懷念隨父學藝的時光。不停重復的華彩段像兒時的場景不停重現,尾聲如回音般漸漸淡出。

7《東走迷》

音樂行業不乏探索之人,砥礪前行。也自有人把音樂經營成了實實在在的生意。狂者東走,逐者亦東走,走著走著才發現,大群人走的是陽關道,小群人走的是獨木橋,追求的目標各不相同。

嘻哈興起,滿屏的Skr…戴荃不懂Skr,但是覺得“中國新說唱”可以支持。中國自古有說唱,戲曲裏的念白就是壹種。《東走迷》走的是民族小調,混以Hip-Hop打擊節奏與Funk吉他,Rhodes復古電鋼穿梭其中,帶動著整體的律動,Drum是骨頭,Bass是肌肉,骨肉相連;二胡與嗩吶的對話,任督二脈,血管擴張。每壹個音符都扮演著調侃與不屑,中國特有的“繞口令”式說唱“劈裏啪啦稀裏嘩啦”。東西方音樂語言融合碰撞,派生出獨有的中國新說唱。

8《童謠》

出生在壹條長江的支流邊,戴荃兒時住的青瓦白墻平房,出門幾十米就是那條河,周圍的壹切就是童年的樂園。那時候時間很慢,可以蹲在家門口大樹下和螞蟻、青蟲、蝴蝶、麻雀玩壹下午,和小夥伴在河堤、沙堆上飛奔,端著堆滿菜的飯碗在鄰居家躥來躥去,夏天的晚上把竹床竹椅搬出來,打著蒲扇數著星星睡覺。童年離得越來越遠,記憶也慢慢模糊,唯有偶爾想起大人孩子都會唱的搖籃曲。

旋律的動機來自於孩童時期父母哄睡的壹段搖籃曲,雲淡風輕的開始,簡單卻泛著漣漪,輕輕帶入童年的回想,像是與兒時玩伴的交談;間奏與副歌似乎重回童年,繼而又回到現在,不停地在童年與現在之間穿梭……結尾用弦樂對搖籃曲進行變奏,以民族調式的徵調式主音(5)和弦結束,意猶未盡的落筆,似乎童年已經告別,余下的是綿長的回憶。

9《喝湯》

生辰本是喜,我卻尤思痛;生之痛,母之痛,世事之痛,別離之痛……
知放下,卻不知如何放,時而舉棋不定,時而手足無措,這過程如抽絲撥繭,這過程如贖罪苦行……
但,即使畢生守身如玉,也終將遭千裏之堤毀於蟻穴,繼而,已由不得不放。
湯,人人要喝,那壹步,人人要走。
這湯,是冷是熱,是苦是甜?這湯,能解千古情仇又或是得以了然死之真諦?這湯,真如世人傳言那般能夠忘卻此生嗎?
既端起,便壹飲而盡吧!

這張專輯中唯壹壹首用到琵琶的歌曲,並且貫穿整曲,戲曲的風格非常強烈。歌曲從開始到整段結束壹直以戲曲畫面演繹,亦唱亦說,古韻十足;間奏延續了獨有的古韻念白,與琵琶獨奏壹唱壹和,相得益彰;間奏後Double Bass的加入,木質的低音為傷感基調更添悲情,加上穿梭流動的mix loop,悠遠的中國戲曲特色鑼鼓,音樂設計使得歌曲多了迷幻與穿越的色彩,將前世遺情烘托得更加濃烈。

10《嫦娥》

對月亮和嫦娥的崇拜、向往,直到飛升上天與嫦娥共舞的幻樂壹程,這樣的內容顯然離開了當下流行音樂的表述範疇。歌曲以中國民樂的基調進入,古箏響起,聽者進入壹條分隔現實和幻想的長廊,拾階而上的過程中,電子、古典、Triphop各種色彩融入,如同氤氳而起的薄霧,盡頭何處?

“聽說下壹次,是2034年,到了那壹天,我在哪邊?“。長廊的盡頭,看到的是高臺上舉頭望月的另壹個自己,超級月亮此刻掛在天空,嫦娥在上。中國宮廷雅樂式唱腔與現代唱法糅合,相互變換交錯,似乎兩個不同的自己在時空的切換點交疊,壹個自己在和自己對話,壹個自己在對嫦娥傾訴。間奏調性的變化與節奏的轉折,拉伸了整體線條;4/4/拍與8/12拍的交替混合,另類與迷離的聽覺效果,傾訴者從地面飛升去往天上,與嫦娥共舞,搖滾的色彩恰好在烘托共舞時毫不突兀地抹上濃重的壹筆。最後的壹刻,超級月亮慢慢升起,與嫦娥約定,2034我們再見。

11《晚歌》

水的離開帶走了壹切過關於她的回憶,她的深沈,矯情和天真。所有關於愛和痛的感知都是頑石自己賦予自己的。此時,那些沈迷和秘密對於他來說已經到了剝落褪盡的地步,把曾經的刺痛和溫柔統統幻想成壹副美麗的畫,用力地塞進腦子裏,除此之外,看不到任何,就這樣,與愛無爭。水逐漸散去,剩了壹塊沒有棱角的頑石。

獨具特色的民族器樂“管子”,簡單的木吉他伴奏,間奏鋼琴的烘托,寥寥兩個民族打擊樂(堂鼓,碰鈴)點綴,訴說式的唱腔,個人獨有的古韻念白,亦是戴荃所理解的“中國式說唱”的表現形式之壹,說唱也可以娓娓道來。婉轉的遣詞用句,壹首溫暖的中式Unplugged情歌。

12《醉夢行》

整個世界都在沈睡之時,身披白褂獨自壹人來到江邊,感慨、悲痛、傷心、興奮,交織壹起。江風刺骨,卻愈來愈覺飄飄欲仙,身體騰空,象是搖搖欲墜又似緩緩上升…… 終於飛旋起來,與蒼天同舞與江山同行,仿佛擁有無窮力量,可翻江倒海,可扭轉乾坤!天,地,盡在心胸之中!

而這壹切,都只是夢境……

這是壹種最冒險而寫意的音樂風格,似“泛調性”的音樂態勢,遊移的音樂性別,時而穩定,時而動搖,時而沈著,時而狂躁。藝術歌曲的主旋律,用完全不同於以往的編配來承載,冷酷的科幻電貝斯,遠處的巫毒手鼓,環抱地鋼琴,張狂地Lead Solo與失真電吉他,莊嚴地人聲合唱與緊張地弦樂合奏,肆意地架子鼓……制造出灑脫卻又窒息的空間。本不該在壹起的都被蠻橫得擰在壹起,構建出壹個險象環生的超級怪異混合體。
專輯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