鬧海
歌手:李雨(Rain Lee)
2019-10-29 | 國語音樂
專輯售價:19元(1首)
歌手專輯排行
2
3
4
延伸聆聽
專輯資訊
天地人靈四部曲•首章:深淵出逃
在滾過金木水火的時候,絕不可毫無知覺的沉默,我允許自己的皮肉,在其中發出暴烈聲。
這裡是李雨在《鬧海》中呈現的“生命體征”。
-
《鬧海》像李雨發出的一聲鋼鐵歎息,將她冠以“清新文藝”頭銜的聽眾,對這首新作絕不會有“意料之中”的體驗,因為它運籌的尖銳與顫慄,是李雨自己也曾陌生的。《鬧海》中力量之密集,之洶湧,之堅韌,如鬧海的七尺紅綾,也如定海神針。
無論從曲風到立意,這首歌的對李雨來說都是百分百的"突破"之作,她的知覺有了全新的維度,遼闊人間裝不下浩瀚心聲,所以她向地心下沉,再破土。那些可以稱之為成長的部分,其實是她的新生。
【繡花拳腳?還是雷霆逍遙?】
柔軟與堅硬,對抗與妥協,李雨歌中的燦爛焦灼,全源於真實的生活歷練。當中一來二去,生命變得柔韌,意志也漸漸鋒利,顯得全然不畏“引戰”。《鬧海》的聽感實在可以用“硬核”來形容,當中構建的時空,近乎於引力倒轉,群雷狂顫!可細看去聽去,還是靈目澄澄的女子舞著法寶,引得山海呼嘯。她的柔軟相比從前,更具韌性。
【法寶護體?還是以武亂世?】
《鬧海》于內於外,都是捅破窗戶紙般洩露真情的表達。
混天綾&乾坤圈,綾斷可再生,圈更能伸縮,本是一柔一剛的法寶。而身為某種意義上的怪胎,現實中定往返於否決與偏愛。兩種法器,便保證了對於進攻退守的決斷:當心與外物糾纏混沌,體內的氣壓則觸底反彈。
這是李雨的自衛,也是李雨的亂世,泥沼裡伸張出的血肉之軀,在與世界莽莽交手。
-
李雨於《鬧海》中貫穿的勇氣,一聽便之!
“八溟遼闊 任由我鬧”
從《鬧海》聽見《萬千觀止》這張專輯裡,陣陣來自深淵的迴響。
專輯資訊
曲序
歌曲
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