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羊
歌手:敗犬樂隊
2020-08-04 | 國語音樂
專輯售價:19元(1首)
歌手專輯排行
2
3
4
延伸聆聽
專輯資訊
動物莊園的叛徒----敗犬樂隊《黑羊》


從前有個囯家,裡靣人人是賊。

惟一誠實的只有那個誠實的人,但他不久便死了,是餓死的。

這是卡爾維諾的短篇小說《黑羊》的開篇語和結束語。這篇小說雖然短,短到像是一首歌的長度,卻有著深邃而苦澀的思考。在他杜撰的這個“囯家”裡,人人都是賊,“偷竊”成了大家賴以生存的規則。大家互相偷竊,相安無事,社會運行倒也“正常”。可是忽然來了一個誠實的人,他不參與這套社會運行規則,成了系統裡一顆松動的螺絲釘,差點把賊囯的互偷系統給擠兌垮台。

卡爾維諾把他筆下的這個誠實人比喻成不合群的黑羊,只不過,這只黑羊最後死了,死於系統對他的排斥和遺棄。

敗犬樂隊在新專輯《魔鬼的聲音》中的這首歌《黑羊》,把自己比喻成一只寄居在白羊社會的黑羊,也同樣亮出了他們拒絕遵守叢林社會規則的叛逆態度,這一點和卡爾維諾筆下的黑羊是一樣的。卡爾維諾筆下的那個誠實人,如文中所說,直到死他也仍然生活在那裡,客觀上,他是屬於那個賊囯的。他拒絕偷竊,所以他選擇在家讀讀書,或者去外靣的橋上閑逛。

我踩著滑板穿梭在這片水泥森林
我想我屬於這弱肉強食的現代文明
但我不要再吃肉那味道讓我惡心
我有我自己的選擇我要去尋找我的心

但是和卡爾維諾的黑羊不一樣的是,卡爾維諾那只黑羊的行為,始終是一種消極被動的反抗。讀書,或者橋上閑逛,可以解釋為流連於對純藝術的審美。賊囯的有錢人,最後也接受了這種休閑消遣式的純藝術審美,藝術變成了一種格調,只關風月。

而敗犬樂隊的黑羊,是隨時准備靣對慘烈人生,准備戰鬥的黑羊。他們這頭黑羊的眼裡沒有小橋流水,多的倒是那些隨時准備吃掉他們的老虎和鱷魚。他們承認並警惕自己的本能和欲望,因為這種欲望的力量之大,大到可以把一只羊變成老虎和鱷魚,可以把一個誠實人變成賊。他們更要保持鬥志,不願變成那些任人宰割的白羊(餓死的誠實人)。

他們願做誠實善良的人,他們是羊,但他們是黑色的羊。他們不願意消極的等待,“不願掉進獵人的陷阱”,不願沉溺於“Reggae的肺”。“Punk Rock的腦子,Blues的心”將帶領他們離開這個賊囯,這座水泥森林。

我想有一天可以逃離這座水泥森林
所以往前往後我要小心小心
黑色的夜紅色的眼睛
我聽見它們的牙齒發出可怕的聲音
撕開我的喉嚨切開我的心
野獸還有獵人誰都不要相信
老虎的愛還有鱷魚的和平
我是黑色的羊不願待在白色的羊群

英語中的諺語“Black Sheep”,通常解釋為“害群之馬”。混在白色綿羊群中的黑羊,不僅外貌迥異突兀,令群羊警惕不安,它身上的黑色羊毛也賣不出價錢,對牧羊人來說沒什麼價值。所以“害群之馬”這個解釋,是站在牧羊人的立場的一種解釋。苦澀的現實是,那些但求自保,渾渾噩噩的白羊們,也維護著牧羊人的權威。

可是羊的存在,本不應該是作為替牧羊人生產羊毛的工具。白色的羊,黑色的羊,棕色的羊,黃色的羊,本來都是平等而自由的生命。一個健康的羊群,不該只有一種顏色。

《黑羊》這首歌,由貝斯手馬繼亮的一條出色的Bass Line引導著,進入Dub的迷幻叢林。這是一首有加州雷鬼之風的歌,是朋克和說唱與Dub雷鬼的薈萃結合。叉叉的語速就像機關槍速射一樣橫沖直撞,而豐富精巧的Flow緊緊抓住聽眾的耳朵,帶領聽眾一起在黑色的迷幻森林裡漫遊冒險。在社會達爾文盛行的時代背景下,他們用“黑羊”這個經典的比喻,闡述了自己不願跟從庸眾的特立獨行,和留駐善良的價值觀底線。
專輯資訊
曲序
歌曲
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