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
歌手:鐘易軒
2020-09-29 | 國語音樂
專輯售價:19元(1首)
歌手專輯排行
2
3
4
延伸聆聽
專輯資訊
曾經唱過《年少的你》,
也用首張EP度過《十七歲的夏天》。
曾經的民謠少年鐘易軒,
這一次要用一首《離開》,
開啟一段新的旅程,
一段“後少年”時代的新旅程。
離開少年的青澀,也離開少年的單純。
這首名叫《離開》的單曲,
也將是鐘易軒最新原創mini專輯的先導單曲,
而在接下來的這張專輯裡,
你將不會聽進快進的情緒,
而只會聽到鐘易軒將一段“後少年”旅程,
以最細緻、最細膩的方式呈現。
如果你不喜歡成長歲月裡的揠苗助長,
那你一定喜歡鐘易軒音樂裡的這種慢生長……

已然聽到鐘易軒成長的聲音

進入“後少年”時代的鐘易軒,確實可以讓人聽到他成長的聲音。
《離開》這首歌曲裡,用“唔”這樣的象聲字來當Hook部分,也是基於鐘易軒對自己用情緒造勢的自信。而郭一凡“後搖滾”式的編曲,用畫面感極強的澎湃氛圍渲染,也讓音樂與人聲相得益彰。
和民謠少年時期的直抒胸臆不同,《離開》作為一首情歌,它並沒有明確的結尾,它更像是一首情緒細膩、但格局開放的作品。鐘易軒在創作中,也像是用有限的情緒,來拓展一個無限的空間。
《離開》並不是一首給人簡單快樂和能量的歌,離別的主題、淡淡的憂傷,甚至讓這首歌曲有種灰暗的色調。
但如果有人告訴你,一個人的青春歲月,永遠都是天清氣朗、彩色鮮豔,那這個人一定是在騙你。人生總有波折、少年更易多愁,而在《離開》這首作品裡,就可以聽到現在的鐘易軒,多了一種“小確喪”的氣質。
“小確喪”比之“小確幸”,一個憂傷一個愉悅,但沒有“小確喪”,又何來得到“小確幸”時的欣喜?
“後少年”的成長路上,難免有碰撞、難免有對抗,作為唱作人的鐘易軒,最為幸運的是,他可以通過創作和歌唱,釋懷並化解他的“小確喪”,在灰暗的低潮中積蓄能量,最終找到出口、迎接光亮。
你會陪鐘易軒一起嗎?

“小確喪”的《離開》更有抽象的美

無論是《想給你》還是《意中人》,此前鐘易軒的創作,質樸又直白,像是一個沒有秘密的男孩,愛與憂傷都寫在臉上、躍然紙上。
而在《離開》這首作品裡,鐘易軒寫出的卻是那種愛而不說的小遺憾。這種矛盾糾結的情緒,已經遠比年少時更複雜,卻也正是成長的代價。但這種複雜,從另一個角度來講,卻賦予了作品意猶未盡的迴響,這可能正是少年向“後少年”時代的轉變,或者說男孩向男人的蛻變。
同為唱作人的郭一凡,為《離開》這首作品,製作了一個非常夢幻的編曲。而這首歌曲最大的特點,還不在於夢幻,更在於——抽象。
抽象不同於具象,它更需要借助想像。它還代表了一種不確定、一種未知性。《離開》這首歌曲,其實很好地同步了一個少年,在尋夢路上的迷惘與盼望。
這種抽象性,也讓“小確喪”多了一種朦朧的美感,就像當年蘭波的詩集《惡之花》一樣。在這種朦朧中,啟動了聽者的想像力和畫面感。並且通過抽象的美感,治癒心中的“小確喪”。

鐘易軒開始進入“後少年”時代

《離開》是鐘易軒對少年時代的一種告別,而他的唱作,也從小清新的民謠,變成更為深邃的氣質。那一抹青澀尚未褪去,另一種成長已經迫不及待。
這種狀態,很多人都有過、或者即將會有,這是一個少年走向成熟的必經關口。在音樂領域裡,既然“搖滾”可以衍生“後搖滾”,“朋克”最終延伸出了“後朋克”,那麼不妨把鐘易軒現在所經歷的階段,成為“後少年”時代。
“後少年”時代的鐘易軒,不再是一個貼著民謠標籤的歌手。他的眼前,已經是更寬廣的世界;他的經歷,也迫使他音樂創作的升緯。
一個還未離開少年時代的少年,既唱出少年時代的單純與美好,又有著“後少年”時代的濃度和輕熟。這是人生最美的節點,也是鐘易軒一個全新的起點。
專輯資訊
曲序
歌曲
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