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STER
歌手:好小子(Little Fellas)
2020-11-04 | 國語音樂
專輯售價:19元(1首)
歌手專輯排行
延伸聆聽
專輯資訊
誰來愛我?誰來拯救我?誰在乎我?誰來擁抱我?

當被害者被無視 當加害者被默許
霸凌的悲劇終將重演
在現實的世界裡
冷漠與袖手旁觀
讓我們都成為了
MONSTER

新加坡獨立創作樂團
好小子
2020原創單曲
MONSTER
也許是你 也許是我
黑夜過後
用音樂擁抱彼此
心底的困獸








主唱Shin的身邊有許多朋友曾訴說過在學校被霸凌的經歷。原本以為事情都已經過了那麼久,大家才能侃侃而談,直到有一次錄製節目時,一群朋友圍著聊小時候在校園被霸凌的經驗,許多年以前的事卻在回憶中歷歷在目,可見這些陰影一直都在被霸凌者的心裡揮之不去。Shin用同理心感受,如果是他在當下的那些狀況裡,被霸凌時候內心的那些無助感和求救訊號,該如何抒發?

換個角度看,Monster也許是霸凌者的姿態,但也可能是被霸凌者內心的心魔。透過這首創作,好小子樂團期待每個人都能對於身邊許多少數者不再忽略,而對於霸凌情況也不再視而不見,關懷受害者同時也避免成為加害者。在歌詞的最後結尾也有著『我還愛我、不再懦弱、不再閃躲….』等與自己的吶喊對話,象徵勇敢、誠實地面對自我之後,自己也能成為自己最堅強的後盾,傾聽內心的聲音,擁抱心底的困獸。

MONSTER,也許是你,也許是我。

在屢見不鮮的霸凌事件中,面對加害者與被害者兩方,大部份的人也許選擇視而不見,假裝不曾發生過;但當時間流逝,陰影卻不曾在那些人的生命中淡去。當心底的困獸吞噬最後一絲希望,即使黑夜過後仍是無盡的闇,而霸凌者與被霸凌者的輪迴從未止息。

唯有當我們開始去正視、開始去理解,這些生命中不可承受的重與痛;唯有當我們願意去面對、願意去擁抱,躲藏內心深處舔舐傷口的怪物,無止盡的黑夜才有機會見到一線希望的曙光。


好小子 簡介
2011年在新加坡剛服完兵役的Jasper(主唱+吉他手)為了參加一場歌唱比賽,而組成《好小子》樂團。當年獲得亞軍的他們,第一次參賽就嘗到了玩團的成就感,陸續找到志同道合的團員,包括了在新加坡理工學院就讀音樂製作的Jerry、KC和Darren,鼓手D則是在不久後入團。起初《好小子》在當地也只是個做翻唱的樂團,但之後慢慢開啟了原創音樂之路,曾陸續受邀在新加坡的幾個原創音樂節中表演。

2020年《好小子》樂團面臨團員生涯規劃考量而重組,留下主唱Shin、鍵盤手Jerry、吉他手KC等三人繼續創作。以三人組合重新出擊的《好小子》樂團,隨著年齡與歷練的增長,更懂得自己想要用音樂表達的想法,不管是對人生的省思與社會的批判,甚至是一般人不易消化的嚴肅社會議題,都成為他們創作音樂與演唱的主題、養分,與動力。

主唱Shin,是《好小子》樂團裡的歌詞創作擔當,同時也替新加坡當地許多歌手作品填詞。熱愛音樂的他,雖然也曾是個熱血玩團少年,但經過歲月的洗禮後發現理想與現實終究必須取得平衡,因此他白天投入汽車業工作,晚上才能進行音樂創作,雖然常常很累卻甘之如飴。Shin同時也是新加坡當地另一個網紅創作團體Big 2 Music成員,過去所打造的〈毒癮〉與〈原地打轉〉兩首單曲在新加坡當地頗獲好評。

鍵盤手Jerry負責團裡創作的大部份旋律及編曲,在現場演出時他也擔任《好小子》樂團音樂總監的角色。起初入團時還在就讀新加坡理工學院,專攻音樂製作,而後成立音樂製作公司Jerry Production,目前是全職音樂人,並在新加坡當地音樂酒吧擔任鍵盤手。

吉他手KC,受Jerry之邀入團時也同樣就讀新加坡理工學院,主修音樂製作,從學生時代便熱愛音樂,服完兵役後便飛往美國Musician's Institute音樂學院進修。人在美國的他沒錯過參與團員的每一首創作,KC在美國學習接觸到很多不一樣的音樂曲風,如 Jazz、混合音樂、Funk、藍調等,也陸續呈現在《好小子》樂團的創作中。
專輯資訊
曲序
歌曲
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