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莉姐的午夜按摩店
歌手:司徒駿文
專輯:莉莉姐的午夜按摩店
2020-09-21|國語音樂
歌手推薦
歌詞

莉莉姐的午夜按摩店

小鎮的車燈幾乎都滅了,
這大霧天,
垃圾桶裡剩下不多的雞鴨鵝,
誒。
野貓野狗孤魂野鬼 ,
也算是倒了大霉,
在路燈下面來來回回的幾隻飛蛾繞著誰?
哦,那應該是樓下出租屋裡,
性感的莉莉姐
今夜的打扮素了許多,
門頭的彩燈也悄悄變了味,
諂媚招手的沒有回頭,
酒後常來的都沒露臉,
呸呸呸,
晦氣的話還是留給,
除夕夜
寂寞的那幾位:
廣東仔,豆腐哥,
台球龍,臟手黑桃A,
齙牙花叔,滷肉肥仔,
家電蔥頭和汽修四眼。
她說:
“口罩厚了難免也會分不清到底誰是誰。”
偶爾累了就靠著乾洗店 打幾個哈欠。
用吃剩的一次性筷子,
一次一次的
把清明節的金童玉女
挨個挨個扒回到各自的圈。
“在外面好好的念,
媽媽會努力努力努力再努力些掙錢”
......在努力掙錢。
黃鶴樓滅掉了幾根,
這句話就說了幾遍,
掛斷了 沉默一陣,,
接著又笑著擦乾眼淚,
黃鶴樓滅掉了幾根,
這句話就說了幾遍,
紅的燈 藍的燈
帶走了莉莉的保護費。
“麻將生財,輸贏生非"
她說手氣啊真不如09年前,
工廠沒有下崗的那些年。
“親密的人,成了軟肋”
還要幾杯才能忘了
鏡子裡陌生的雙眼。
小鎮的車燈幾乎都滅了,
這大霧天,
垃圾桶裡剩下不多的雞鴨鵝,
誒。
野貓野狗孤魂野鬼 ,
也算是倒了大霉,
在路燈下面來來回回的幾隻飛蛾繞著誰?